目前日期文章:201007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編:那如果要說一件印象很深的事情,是什麼呢?

穎:印象很深喔-就是這個學校的感覺吧,我不知道怎麼形容。太複雜了。我記得剛來第一天,跟大家一起練功,他們學生的程度都非常好(對我來說),老師問我練不練倒立,我練了一下,但是因為我手腕有傷,所以很痛就下來了。老師幫我擦藥的時候,我就哭了--對,我是個愛哭鬼--是氣自己,那時候我在想,天哪,我浪費了多少時間?但是到了離開西安的前夕,我瞭解到之前的努力不是並不是浪費的,我有累積自己的東西,只是基本功這塊,時間過了要補上很困難。

zephyrop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訪談編輯(以下簡稱編):請你先談談你為什麼會跑到對岸去學戲吧?

李佩穎(以下簡稱穎):這...簡單來說就是因為之前看了一小段秦腔打神告廟的演出,覺得秦腔很吸引我 主要是因為我個人認為他跟歌仔戲的調性有種相似之處(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這樣覺得),直接、奔放,就留下印象,剛好有雲門舞集流浪者計畫這個機會,補助年輕人到亞洲的其他國家看看、流浪。我本來的計畫是寫到中國各地看戲,因為……去年吧,我剛從歐洲回來,回到台灣開始重演八郎,那時候覺得無法突破 有種窒息感,所以看到這個計畫,就去申請。我想去看看不同戲曲的生角的表演藝術(大器),以及去日本看看寶塚(帥氣),我覺得這個是歌仔戲小生表演的兩個血緣之類的。寫到到陜西看秦腔的時候,我突然一時興起,寫說計畫學一小段,這也是因為之前對秦腔留下好的印象,去雲門面試的時候,評審老師對這個點特別有興趣(駁斥了去寶塚的幻想),他們建議我重視這個部份。話說其實我個人的主要目的是到中國各地玩耍的!聽到老師這樣說感覺到很震驚!

zephyrop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撰寫/陳幼馨(本文摘要已刊登於傳藝雙月刊第88期)

  一聽到《雪夜客棧殺人事件》這個題名,直覺像是日本推理小說的書名,劇情簡介著故事梗概脫胎自英國小說家阿嘉莎‧克莉絲蒂的經典名作《東方快車謀殺案》,這齣選在國家劇院實驗小劇場首演的新戲,宣傳單上紅黑對比出鮮明的斑斑血跡,襯著斗大的「殺人」二字,原以為是東西合璧的現代劇作,帶著小劇場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典型風格。走入場中,場上演員卻演唱著貨真價實的歌仔戲曲調,同樣由鑼鼓控制節奏、胡琴鋪墊旋律,同樣的山膀、雲手、蓮花步、蘭花指,向來給人道德教訓印象的傳統戲曲,在「臺灣春風」的創新實驗下,也玩世不恭地有了挑戰觀眾的企圖。

zephyrop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春風小編:

各、位、觀、眾!

zephyrop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