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懷玉/劉映秀飾

演了這齣戲,讓我發現自己竟如此的貧乏。

開排前一週,騎著機車莫名奇妙在百齡橋上滑倒了。我的腿跛了,放血又針灸,不良於行
好長一段時間,想不到,戲才開排就噩運連連。接著,我發現戲裡設定的楊懷玉是個北國
武士,雖然我一開始學戲就學小生,但是這種舞刀弄槍的玩意兒,我可是從沒碰過,加上
我的跛腳,一開始什麼也不能做,只能拼命先練習手的部份。這把劍,握在我的手上真是
累贅,隨風飄蕩的劍穗搞得我暈頭轉向,什麼武功也沒學過的我,只能到處求救,慌慌張
張的臨時惡補,三腳貓的爛功夫誤傷許多人,真是辛苦大家了。

練劍練到手酸,夜裡入睡時,才突然驚醒從未深究過楊懷玉的性格。楊懷玉是誰?他為何
出現在這齣戲的時空之中?僅僅因為巧合?還是命運的牽絆讓四人的命運糾結難解?他如
何愛人?如何被愛?如何一頭栽入漩渦般愛恨情仇,又突然大夢初醒發現一切如舊……我
想知道,在我的生命時空中,楊懷玉,你將為我帶來什麼?

七月底,身段設計加入排練,我不再理會腳傷,奮起直追身段部分的空白。「戲」的部分
我還是貧乏得可以,楊懷玉的英武和帥氣,我演來怪里怪氣;關於一個男人的慾望,我無
法想像,更不知如何表演。細數從前演過的戲,都是文質彬彬,守禮又正直的書生,只要
看到女孩子時害羞又靦腆,觀眾便會跟著燥動起來。如今要將情慾赤裸裸的展現,真的讓
我手足無措。我只能努力想像,楊懷玉見到女飛蛾時,那種本能的慾望是人人皆有的吧!
漸漸的,懷玉覺得要保護眼前這個柔弱的女子,慾望內化成了真實的情愛,拿著鏡子下山
、上山,路途中,心心念念與女飛蛾共築未來,美麗的圖像一幅幅地翻飛著,叫他不顧一
切追尋著。最後,愛人在懷中死去,所有的希望在瞬間灰飛煙滅,連淚水都來不及滴下。
遠走的,是來時同樣的背影。

有了這些想像,演起戲來總算有了幾份踏實。但是還有許多要追趕的,身段、唱腔、情緒
,每一個都像是高聳的大山等待我去翻越它。排戲中,因為能力不足,有許多痛苦的掙扎
。我暗暗期許,真的很希望自己可以越過這一關,在正式演出後,不要留下悔恨和遺憾。
盼望帶給觀眾的最出色的演出,懷抱著這樣的心情,劉映秀再度進入了楊懷玉的夢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ephyropera 的頭像
zephyropera

臺灣春風歌劇團

zephyrop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