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無視世俗,不解凡塵的千年飛蛾精
燦藍的耀眼,狂妄的不羈
旋轉輕躍,耍劍踢腿,舞得極其瀟灑放肆,為所欲為
一站定,雙臂一伸,睥睨於天地之間,
初亮相,強烈的存在感深深地攫住了所有人的呼吸
世界,為他所有
張狂自信地大笑著,
嘲諷俗世的愚蠢情愛,對凡人的性慾嗤之以鼻
無奈的是命運的交錯捉弄
致使不慎吞下懷春的他瘋狂地愛上了原是敵人的楊懷玉
一段濃烈的愛慾糾葛將本欲展翅成仙的他無情地拖回了人世
飛蛾,難道只有撲火的命運??

不盡然 不應該 卻無計可施 無力阻止
疑惑、觀察、探索這初次乍現的難解情愫
苦澀、微酸、沁甜的複雜心情滲入了本是超然自在的淨藍身形
無形中,命運的絲線卻逐漸牽引他走向玉石俱焚的毀滅
當狂怒的男飛蛾提劍欲殺懷玉的那一瞬
才驚覺,原來看似旁觀清醒的他
竟也深深愛著這一抹剛直的靈魂
雌雄同體,才知妳是我,我也是妳,無所謂理智與情感間的分野
最後一刻,一切回歸到原點,仍是毫不猶豫的抱住了所愛之人
心甘情願為之折翼,無怨無悔投入那足以燎原的心之火,
焚燒殆盡

愛情難道只有這兩種選擇?
清醒與癡迷間沒有任何的模糊地帶?
脫下帽子,隨意揉揉頭髮,淡然一笑,
曲終人散,回歸現實,全留給觀眾自行評斷解讀
無拘無束的自由,心嚮往之
奮不顧身的癡狂情愛,也是悽美
飛蛾洞表達了一種極為強烈的結果
烙印下了深刻搶眼的印象
然而戲散的舞台下
觀眾可以自行為這條不歸路引向不同的未來
從既定的情節推衍出無限的可能性
飛蛾,並不只有撲火的結局。


作者:吳其霖(台大經濟系學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ephyropera 的頭像
zephyropera

臺灣春風歌劇團

zephyrop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