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眾:林建華

        這兩天報上刊載著一則悚人的新聞:「中國某一小學校長經常以刀片割破學生頸部,吸吮鮮血,被吸血的男女學生多達三十餘人。」校長對學生的說辭竟是:「你有病,你和我血液交換一下就可以治病!」
看台灣春風歌劇團新編的歌仔戲《飛蛾洞》,飛蛾精面對即將助他成道的第一百名少女懷春,輕撫臉頸,忍不住脫口讚道:「肉青血甜正青春!」

        多麼直接又聳動的一句唱詞啊!我們看吸血鬼故事,不能見天日,黑夜行動的德古拉爵士藉著吸吮少女鮮血以求長生不死,然而,他似乎也眷戀著青春健美的男體……

        男體也好,女體也罷,基於對自我肉體逐漸衰老的恐慌,轉移至對他人(或自我的年輕時代)青春肉體的愛戀,因而設法做出種種舉措挽留青春,或挾青春肉體以自玩,似乎就成了故事啟動的原型。

        《飛蛾洞》將原本的古路武旦戲「胡撇仔做」,從原本簡單的女性對男性、精怪對凡人的愛戀,巧妙地轉化為飛蛾精因誤食懷孕的少女而「破功」幻化雌雄二形,二形對男體(楊懷玉)的愛戀,加上楊懷玉(懷欲?)的意亂情迷,大談三角戀愛與性別意識;透過導演的妙手詮釋,尤其加上鼠形的手影,以及「陰陽寶鏡」意象的運用,輔以爵士鼓、薩克斯風、電子琴的西樂元素,遂營造了華麗淫靡曖昧奇詭的劇場風景。

        雌雄飛蛾精透過鏡子對照自身與彼身,連貌似道學的楊懷玉也不能逃離「陰陽寶鏡」照現出來的內心慾望。不由得令人聯想到《紅樓夢》裡賈瑞貪戀王熙鳳致病,跛足道人贈他「風月寶鑑」,勸他必得反照不能正照,賈瑞反照赫見枯骨,正照卻見王熙鳳向他妖嬈招手,乃不由自主向鏡中走去,如是數回,終至「精盡人亡」!

        而陰陽寶鏡的魔法卻壞在滿腦子財色物慾、舉止低俗的「磨鏡師父」杜全的身上,不由得令人佩服編劇的巧手匠心。雖然雌雄飛蛾分身以及楊懷玉內心的情慾轉折、舖墊的處理,似有稍嫌平板或理所當然,「為編劇所馭」之嫌,然而以此劇所標舉之高度實驗精神,角色是否應有深刻切合心境的表演過程,實亦見仁見智也。

        雖然導演刻意以杜全在鏡中招手、和RAP風格「飛蛾山頂出妖精唷、唷、唷……」的不協調手法,試圖向觀眾解消:「這不過是一場奇詭荒謬的夢境。」或許有人因而參悟情慾玄機,但我想可能大部分的觀眾仍與我一樣感嘆著「總是情關難得過,陰陽難辨人自迷」,走出劇場,猶自「心慌意亂、意亂情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ephyropera 的頭像
zephyropera

臺灣春風歌劇團

zephyrop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