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許美惠)

       自從2002年在民權的《范蠡獻西施》演出中,首次見到美珠姐復出之作後,便開始深深為他的表演風格所吸引,從公演到民戲,有種不解的強大黏力,讓我對他的表演難以忘懷。細細想來,除了個人魅力散發出來的風采外,美珠姐的表演是相當具有層次與內涵的,尤其在「人物塑造」這一環上。

我們自己也學表演,通常我們會去討論「這個角色是什麼個性、要什麼形象」,然而,要如何才能透過表演實踐在舞台上呢?這是一個「演員」最難拿捏的功課。然而在美珠姐的表演上,我清楚地看見了他透過許多細微的掌握(即所謂的的「幼戲」),成功地達到了塑造不同角色形象的目的,難以盡述,在此與大家分享一二。

    棒打薄情郎(古路戲)


       《棒打薄情郎》一戲,乃是小生先落魄、被乞丐頭子營救而娶了乞丐女金玉奴,最後「反奸」的傳統劇碼。一般而言在詮釋上,小生落魄時重點在於唱念營造出的悲戚感,而被乞丐頭子金福營救時,則表現出溫文有禮、感激的情緒,然後到了榮華富貴加身後,才一戳眉毛而「反奸」。然而美珠姐在演出莫稽的角色時,當他餓暈在路邊,被乞丐頭子金福扶起來時,「莫稽」竟本能性地倒退了一步並稍稍掩住鼻子,然後表現出「感激」但有點心不在焉並且忍耐的情境,一時間便勾勒出了莫稽眼高於頂的形象,對於他之後的「反奸」也埋下了相當合理的伏筆,由於多了這一部份的詮釋,這個「莫稽」形象便活脫脫地出現在我們眼前了!

    關東大俠(胡撇仔)


        諸如此類的例子不勝枚舉,另一次印象深刻的是《關東大俠》中一人分飾長相相同的「徐逢秋」與「關東大俠」兩角,為與逞兇鬥狠的關東大俠區隔,所以劇情設定徐逢秋由於長期被繼父打壓,性格上懦弱膽小。美珠姐則以「書呆子」為表演形象:悠悠地持書出台後,這個書呆子突然回過神來,但卻問了一句:「ㄟ?我剛才是要出門去買什麼?」,台下觀眾爆出哄堂大笑,而「書呆子」的形象也就同時深植人心;而劇情走到徐逢秋第一次要假扮關東大俠,拿著武士刀出來,旁邊三花很有氣勢地大喊一聲「呀!」,徐逢秋的武士刀立刻因驚嚇過度而掉落在地上,再度引起觀眾大笑回應,也活生生地刻畫出膽小懦弱的性格來。

        美珠姐常說「舞台上的每一樣東西都可以做戲,不用的話他就沒有存在的意義。只有在妳演不好的時候,才用口白交代來演戲。」好演員確實是表現在「表演」上頭。在與他討論劇本與以及他來看排練的過程中,他的許多畫面構思經常帶給我們醍醐灌頂的刺激、也對演出的「幼戲」有了更多的體會,希望這樣的收穫能夠展現在此次《玫瑰賊》的演出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ephyropera 的頭像
zephyropera

臺灣春風歌劇團

zephyrop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