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撇」得輕鬆「撇」得帥?好難!──玫瑰賊排戲日記(順便側記神奇的美珠姐) 
                                                                                                                                                       By佩穎2006/10/18 
        編者按:小編小小年紀剛接觸歌仔戲時,常看到書上說胡撇仔戲就是黑白撇撇,而且聽到台上的流行歌、爵士鼓,真的很不習慣。但是看了好幾年之後,真的很好奇為甚麼外台的觀眾那麼喜歡胡撇仔?而且觀眾群包括家庭主婦、年輕學生、以及眾多上班族,或許,胡撇仔也有她迷人之處,趁這次春風演出玫瑰賊之便,特別商請本團小生近距離的觀察美珠姐的表演,也請她寫下她對於胡撇仔表演的體會,第一手資料喔,請大家慢慢欣賞~~
........................................................這裡是分隔線................開始正文囉.............................................................................................
 
       關於「胡撇仔戲」,有一種說法-胡撇仔就是「胡來一氣、黑白撇撇」,以致於有一段時間被認為「難登大雅之堂」。不過如果您真的以為它就是這樣一個沒什麼學問的東西,那就大錯特錯了。尤其就一個演員的角度來說,如何在舞台上輕輕鬆鬆、「黑白撇撇(似地)」揮灑出那種瀟灑、那種帥感,順便不著痕跡地灑一點漂亮的狗血,這種在台上能夠放鬆、盡情的表演,學問可大了!!!(抱歉,有點激動,因為真的很難呀……)。 

        這次春風的胡撇仔經典重現,非常有幸能夠演出歌仔戲前輩蔡美珠整理的劇本《玫瑰賊》。美珠姐的胡撇仔戲非常有名,擔任「新菊聲」當家小生時,與顏木耳聯手編演了許多胡撇仔戲,如《霸王莊》、《一世恨》、《生死戀》等,至今仍是外台歌仔戲膾炙人口的劇目。而《玫瑰賊》也是她拿手的戲碼之一。在排戲的過程中,若遇到個人不懂的問題向美珠姐請教,她往往非常慷慨地加以指點,使我們獲益良多,很願意與大家一同分享!跟著我們的排戲日記,神秘迷人的「胡撇仔」冒險就此展開囉! 

玫瑰賊排戲日記(一)
        胡撇仔魅力最高境界‧此時無招勝有招──《郊道篇》 

        夜深沈、人悄悄、月色昏暗……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劫富濟貧的玫瑰賊「出動」了!胡撇仔戲少不了要唱些流行歌,這時聰明的你腦袋中應該馬上浮現了──沒錯,就是<郊道>這首紅極一時的黃梅調。<郊道>層層疊疊的旋律──搭配穿著馬靴、戴著面罩、提著武士刀的變體造型──我內心暗暗想著,要演出玫瑰賊的「派頭」,可能要表現許多華麗花俏的身段動作吧?想不到請教了美珠姐之後,卻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啊! 

◎為什麼小生可以迷死人不償命?

        胡撇仔有一個「謎」:為什麼胡撇仔小生有辦法迷死人不償命?也許這個謎的解答,就藏在這段流行歌的表演之中。美珠姐示範<郊道>時,只設計了幾個非常簡單的動作,譬如在「風蕭蕭,影飄搖」時吸了一口氣、在「貪財害人使人惱」時緊握了一下武士刀,就這麼簡單幾個動作,「帥感」就從她身上源源不絕地泉湧而出(在場的人都被淹沒了)!而詭異就詭異在於,這幾個簡單的動作對有學戲經驗的我應該不成問題,但無奈在下不才,做起來就是異常的刻意、不自然,竟然練得滿頭大汗。於是乎我們兩個都陷入了五里迷霧之中:我不懂為什麼美珠姐可以那麼帥?而美珠姐呢,則不懂為什麼我不懂……(嗚呼)。經過不厭其煩的幫我調腳步、調腰、調肩膀、調身體角度之後,美珠姐終於把我身上的問題具體化了:身體像是「鐵板一塊」,而且在動作過程中常常被一些斧鑿痕很深的「點」卡住。 

◎無招勝有招

         胡撇仔的重點在於「流暢性」,而其難處,就難在它「無招勝有招」,幾乎無跡可循,且與演員個人風格有極大的關係。我們較為熟悉的「漢作(古路)」有幾套既定的程式可遵循,演員只要有能順利地做出動作、對到「點」、在舞台上就能有模有樣。胡撇仔則境界更深,必須化「點」為無形。內心有點,而動作上無點,動作必須表現的是情緒的節奏,而不是跟隨一個僵硬的「鑼鼓點」。因而胡撇仔這種「無招勝有招」的「最高境界」,並非真正「無招」,而是要累積到一定的功底,融會貫通,才能使身體角度依照人物性格,自然地呈現一個具戲曲美感的姿態。 

◎生活化的小動作
        出身拱樂社、具有紮實而深厚功夫底子的美珠姐說道,她在設計胡撇仔人物的表演時,經常採用「(與漢作)反其道而行」的思考方式,例如古路的小生是要「掌住腰」的、肩膀也不能亂動;而在胡撇仔表演中,美珠姐則會加入腰與肩的小動作,使得肢體更為放鬆、靈活,甚至帶出某種邪氣、流氓的調調(這時心中可以用自己偏好的「髒話」作為潛台詞,馬上有效地增加你的帥度:P)。看過美珠姐演出胡撇仔戲的幸福觀眾們,應該都印象深刻:在《馬天狗》這齣戲中,美珠姐飾演馬槽窟老大「馬天狗」陸麒麟一角,一路變裝,從西裝、燕尾服、西部牛仔裝、以及自己設計的披風造型,從武士刀、手槍、拳套到喝酒、抽煙,每一場戲、每個造型的肢體動作都有所不同,極為細膩,實在令人嘆為觀止!而這必須有深厚的基本功底、對肢體有全面而細緻的掌握,才有可能。誰能說這樣的「胡撇仔」不是一門學問呢? 

        由「opera」一字的日語讀音而來的「胡撇仔戲」,原先指的是跳脫正統戲曲規範的獨特表演風格,而在時代的演進中,現在的我們可以賦予它一些新的引申意:例如「胡」是「融會貫通、跳脫規範」、而「撇」則是表演中的「放鬆、盡情」──那麼,如何於表演中「胡」與「撇」,可能是每個表演者都應該修練的一門功夫了!經過美珠姐的提醒,現在的我時時刻刻都注意自己的身體是否有在亂用力、注意表演中的「流暢性」,並且試著去找出適合自己的更為自然、放鬆的肢體風格──當然,這條路還長得很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ephyropera 的頭像
zephyropera

臺灣春風歌劇團

zephyrop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