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速寫】最年輕的歌仔戲導演-簡宏璋(玫瑰賊導演)                                                                                               By 春風小編
                                                                                                                                                                        
簡歷:
簡宏璋,65年次,出身歌仔戲世家,目前為台北飛鳳儀歌劇團職業演員,曾參與河洛、明華園、許亞芬等劇團公演,九十三年地方戲劇匯演以民權《花田錯》劉祥一角受到廣泛好評。自2004年開始演而優則導,參與台北民權歌劇團、臺灣春風歌劇團、海山戲館以及自家飛鳳儀的導演工作,代表作品有《乞丐王子》(民權)、《天下無雙》(春風)、《慈母情淚》(飛鳳儀)、《九曲橋》(民權)等,豐富的創意為歌仔戲注入年輕的活力,是目前歌仔戲界最令人期待的年輕新秀導演。
---------------------------------------------------------------------------
      
         出身於歌仔戲世家的簡宏璋,有著高大的個子,開朗的笑容,平常在路上看到大概只覺得是個鄰家的大男孩,但是一站上舞台,看他演小生時神采飛揚,演丑角時又能放下身段說學逗唱樣樣都來,實在不得不訝異這個年輕演員的能量真驚人。

        宏璋的父母經營台北飛鳳儀歌劇團,父親是頭手鼓、母親是當家小生,兩個妹妹也加入劇團演出,一家子合力扛起家族戲班的招牌。從小在戲班裡耳濡目染的結果,使他很早就踏上舞台,無論是古路戲、胡撇仔戲,他都嫻熟於心。團裡有個知名的老導演-陳清海老先生,內台時期許多著名劇碼都是出自他之手,宏璋時常去請教他,因著這層關係,他很早就對導演工作產生興趣。還有一點比其他人佔優勢的是,他在父親教導之下也學會武場鑼鼓,有人說頭手鼓是「萬軍主帥」,因為得要控制戲的節奏進行,大概也是因為這樣的背景,使他踏上導演之路,顯得那麼順理成章。

        但是,這麼一個有熱忱的年輕人要在講資歷的歌仔戲界當導演,實在是很困難的事情。內台時期的導演要負責講戲、派腳色,權力很大,老一輩的演員現在若提到「導演」二字都還是肅然起敬的。一開始宏璋只是試驗性的提供一些新想法給劇團參考,卻常常會招來一些質疑:「阮以早攏無人按呢演,按呢敢會作?」碰了幾次釘子後,他決定多充實自己,用專業來讓演員信任他。他開始接受各大公演劇團的演出邀約,勤跑公演場。在排練的過程中,觀察製作團隊運作的情形,觀察前輩導演的特色,並學習現代劇場的專業技術。這麼下來過了幾年,他終於有個機會是在民權歌劇團導演一齣新編的喜劇小品《乞丐王子》。那時劇團是為了在外台公演,所以將九十分鐘的舊戲擴大到一百二十分鐘,而且看中了宏璋的古靈精怪、創意多端,於是開啟合作的契機。

        《乞丐王子》的演出算是宏璋第一部導演作品,他投入很大的精神,只見他一下跟演員溝通走位,一下又被舞監拉去溝通燈光,到了演出現場,還要應付大大小小的問題,他終於真正體會到導演難為,也更堅定想要創作的信念。這次的合作似乎為他引來了更多的合作機會,2004年剛創團不久的臺灣春風新編了一齣大戲《天下無雙》,要參加台北市傳統藝術季,這是宏璋與春風的第一次合作。從古戲《梅龍鎮》改編而來的《天下無雙》走輕鬆喜劇的路線,裡頭還有顛鸞倒鳳、探討現代性別意識的情節,跟傳統歌仔戲的風格實在是差蠻多的,但是這樣創新的劇碼卻對了宏璋的胃口,在跟編劇討論時他還創造了茶孃這個角色,讓這齣戲更有喜劇效果。排戲排了幾個月,宏璋與年齡相近的春風團員和樂融融,問他跟春風合作的感想,他想了一下說:「大概是大學畢業的不一樣,他們反應很快,很喜歡問問題,不過有時候他們的好奇心太強,問到我快回答不出來,實在是『很想把他們ㄖㄨㄟˊ死』」。不過他趕緊補了一句:「不過她們真的很有心啦,看她們排練排那麼認真,問的那麼仔細,我這個職業演員都覺得汗顏哪。」

         匆匆的,到了2006年,這算是宏璋豐收的一年。先是為自家飛鳳儀排了《慈母情淚》,再為民權導演古路戲《九曲橋》,獲得九十五年台北市地方戲劇觀摩優勝團隊獎,並且與經營有成的海山戲館合作「死戲與活戲的碰撞」,在十月份連演四場,另外宏璋也與春風再續前緣,執導年度大戲《玫瑰賊》,首度挑戰胡撇仔經典。經過這幾年的磨鍊,宏璋在場面的調度、人物的性格設定上,都愈加流暢,尤其是執導已經是熟到不行的《玫瑰賊》,在製作團隊「時尚青春版」的基調設定下,宏璋排起來更是如魚得水。但是宏璋還是謙虛的說:「這次排玫瑰賊我不敢居功,要說對我個人最大的收穫,應該是和美珠姐合作的過程,她的劇本很順、口白很講究,和她討論劇本時聽她講戲的『眉角』,我也學到很多經驗。」

         飛鳳儀戲台上,宏璋正大汗淋漓的翻撲跌打,他今天演的是武功高強的蜘蛛精。後台,演小生的簡媽媽忙碌地換裝、補妝,不時還要提醒年輕的演員該出台的時機。我問他對於這個當導演的兒子有什麼感想,她靦腆的笑笑卻掩不住心裡的高興,半晌只說:「伊對歌仔戲這呢有興趣嘛真好,阮宏璋擱少年,多謝恁不甘嫌啦。」在傳統戲曲漸漸式微的時候,像宏璋這樣還願意全心投入的年輕人已經不多了,相信以他認真謙虛的態度,將是由歌仔戲界自己培養出來的新秀中,最值得期待的專業導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ephyropera 的頭像
zephyropera

臺灣春風歌劇團

zephyrop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