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一種具有遮蔽、保護功能、又能同時扮演他人的神奇介質。戴上它,可以保護自己,不用以真面目示人,可以完成想像的滿足,更可以成為另一個生命。由外而內,不僅可隨時更替,更有多重樣貌任君挑選,不像天生的臉,「唯一」且「無可選擇」。先天註定也好,後天內心反映也好,無論喜歡與否,接受是唯一選擇,充滿了無可奈何的不自由。


無關乎喜歡或不喜歡,人們因應參加不同場合的節慶、舞會、表演,面對不同的場面、氣氛、人群,而不停地更換面具。因為身為社群動物,「被喜愛與接納」是「求生本能」。在社會上生存,就如同在大舞台上表演,跟你演對手戲的人、也正是你的觀眾。你是否必須在老闆面前戴上忠心耿耿、刻苦耐勞的面具?你是否得在情人面前,扮演力求上進、誠實可靠的角色?有時,莫名其妙地,你是否還得在根本也不知道是誰、是所謂的「大眾」面前,扮演著社會中流砥柱,是五子登科、有品味、有能力的標準形象


沒有結論,無所謂評斷。顛狂的劇中角色,是人性放大突變的形象。人前溫馴可人,人後狂野激情的羅莎拉;只有在匿名屏障後的網路世界,才展現出自信的強尼頭。「威尼斯雙胞案」男女主人公,是網路世代中「腐女」、「宅男」次文化族群的典型。父母眼中乖巧的兒女,在小說創作中才放恣想像的激情,在網路虛幻的空間中展現自我。對比於社會人際中的複雜面具,也許是面對自己慾求更為坦然的方式。


在面具/扮演的過程中,有些人知道自己正一張張地替換著面具,因時制宜,有些人則茫然地不停更換面具,最後面具跟臉合為一體,撕下面具也不記得自己原先的模樣。究竟,面具是一種生存的工具,還是一種迷失自己的跡象?人,有沒有可能還是保有自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ephyropera 的頭像
zephyropera

臺灣春風歌劇團

zephyrop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