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過【腐女之歌】、【弔祭】,以及搖滾七字調【身騎白馬】搶鮮版後,您是不是對這些歌曲印象深刻呢?臺灣春風歌劇團2007年度製作《威尼斯雙胞案》,特別邀請到新生代劇場音樂人Jeff,首度跨界嘗試結合歌仔戲及搖滾樂,為您打造一場別開生面的音樂饗宴。以下將獨家披露專訪Jeff的精華內容~

問:您是怎樣開始接觸音樂的?

    我高中原本是念復興美工的(畫畫的啦!),在學校接觸西洋音樂後開始學習吉他,唸完後重考上國立藝專美術科國畫組,那是美術系最低分的組,因為分數爛沒得選(笑)。當時學校國樂科有免費的MIDI課程可以選修,索性就去玩了三年MIDI。同時在學校也組樂團,主要是彈吉他也兼主唱,那時候組的樂團沒有名字,也搞不太起來。畢業後就先當兵,退伍後去TCA音樂教室(教流行音樂)上課,在那邊學了一些製作、編曲的知識,同時也決定步上音樂的路。

問:您是怎樣開始作劇場音樂設計的?

    接觸劇場音樂設計大約是在六年前。記得一開始是在朋友的配樂中唱了一首沒有歌詞的歌,繼而認識了一些年輕的編舞家,開始幫他們作舞蹈的配樂。後來又認識了更多的舞者、導演、演員,才正式開始作劇場音樂設計。
作劇場音樂跟商業配樂的差別很大,第一個就是待遇(笑)。撇開這個不講,廣告配樂是針對客戶產品拍攝出來的影像,在三十秒裡完成所有的事的東西,不會太長。劇場或舞蹈則是製作統籌一整個晚上所需要的所有音樂,難度很不一樣。

問:請說說您對歌仔戲音樂(伴奏)一開始的印象?

    第一個感覺是它很制式(編按:指伴奏方式)。最困難以及最有趣的是在半即興的狀態,由樂手來跟搭演唱的人,這在搖滾樂團則是相反。前期練習時是以樂手為主,到演出時才是以演唱為主,往往歌曲中最注重的是拍子、節奏、音準,所以鼓手尤其重要。但歌仔戲給我的感覺很不一樣,從一開始練習到演出就以歌手為主,唱的人如果比較多唱、慢唱、即興,你就要跟他。就好像聽爵士樂,但這是最困難也是最有趣的一種演唱方式,要有一定的根基跟底子,才玩得起來,不然就不是你玩音樂,而是音樂在玩你了。

問:可否談談您有關《威尼斯雙胞案》音樂設計跟配器的想法?

    這次的音樂,有些部分我會依照人物性格作新的歌曲,對我來說大概就是類似作台語流行歌的作法(如【腐女之歌】)。

    另外一部份是改編傳統的歌仔調,比如你們聽到的【巫山風雲】,傳統的曲調用搖滾樂團的配器來編曲。

    還有一個部分是傳統樂器與搖滾樂交融的部分。文武場怎麼加到搖滾,怎麼融,這是我最有興趣想嘗試的。我預計在文武場的部分,讓他變成比較是「伴奏」的性質,比如主胡通常都是跟著拉演員唱的旋律,但我這次會把主奏部分拿掉,讓音樂去襯托演員唱腔,用搖滾的概念來伴奏歌仔戲,比如讓二胡去拉間奏或SOLO即可,或者拉一些襯托情緒的配樂。

三絃跟琵琶等樂器在戲曲裡的角色,跟貝斯、吉他在搖滾樂中的配置也有類似之處。琵琶可以給和弦,三絃的功能跟貝斯比較像,以中低音為主,用搖滾樂的編曲概念去重組歌仔戲的編制,根據樂器的特色及質感作更清楚的定位,用不同的音樂架構來做,這是我這次想嘗試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ephyropera 的頭像
zephyropera

臺灣春風歌劇團

zephyrop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