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由於之前未特別提供觀眾迴響的空間,因此將回覆於別篇文章下的回饋整理如下。期待有更多觀眾願意與我們分享你們的心得與感想,你們的回饋絕對是我們進步與繼續努力的動力。
您的意見請回應於此篇或是「威尼斯雙胞案觀後徵文」篇下。長篇評論我們會另行整理成篇,感謝!!


觀眾迴響:gia

昨晚看戲的時候,對於演員與導演非常驚豔,演員們不但念白的節奏、情感接近職業水準(跟《飛蛾洞》真是不可同日而語),且不管主角、配角,每個人都色彩鮮明、頗具舞台魅力,真是後生可畏。導演才華橫溢、別出機抒,此戲比起近幾年許多標榜創新的戲曲製作都要出色許多。觀眾看戲時享受到的流暢感,應該是劇團辛苦排練的成果吧!

  看戲前曾經跟一位負責燈光的學生討論,我談到表演創新的難題,原本我認為現代戲的程式應該要由李少春、趙燕俠這種等級的大師才能夠做得好,但是看了《威尼斯雙胞案》之後,我的想法有些改變,因為現代都會年輕人已經有了 "自己的身體",她們發揮自己的特色來演胡撇仔戲,不一定輸給戲曲大師,反而是浸淫於戲曲數十年的演員會有些包袱。這次看戲經驗,真是給我上了一課!但是,演員的演技優於唱腔,以票友下海的情形而言,實在有點可惜。【都馬調】、【雜念仔】的曲詞編寫與唱法都不錯,頗見功力,不過非傳統的歌曲還有進步的空間。

  搖滾樂團雖然是此戲的賣點之一,但一直進行到下半場,音色變化才比較有趣,該團常常閒置於台上,未免有點浪費。狂放的電音應該可以為歌仔戲的情感與肢體表現打開一條新路,也許這方面可以參考一下中南部的「電音三太子」。 

     生物的演化需要些時間來進行
trial-and-error,驟然的拼貼或基因
轉殖只有短暫的效果,整體的磨合有賴劇團班底自己來完成。春風歌劇團文武場班底的表現沉穩,未來在keyboard上應該可以有美妙的大膽創新,若彈三弦也能兼彈電吉他、打鼓佬能兼打爵士鼓,發展的力量會更加強大。為了以小編制樂團達到戲劇音樂所需的強大感染力,胡琴最好多用殼仔絃,音色柔和的二胡或小提琴只適用於少數的場景。

  最近在重看歌仔戲《青春美夢》,臺灣新劇第一人張維賢充滿理想,這種熱血青年不管在什麼時代都可以見到,只是各人的青春美夢略有不同罷了。春風歌劇團的年輕團員,確實為台北的劇場帶來一股新氣象,雖與「金枝演社」的性質有點接近,但可能是比較沒有戲劇科班訓練的包袱,風格更為清新(當然了,服裝設計居功厥偉),春風歌劇團團員的戲曲功底也是值得有待妥善發揮的特長。

  義大利即興喜劇在十八世紀的歌劇中的影響歷歷可見,甚至Puccini1920-1924年創作《杜蘭朵公主》時,也成功地引用這個傳統,讓Ping,Pang,Pong三位大臣發揮重要的戲劇效果。但除了女僕的角色與戲曲的花旦相近之外,我並無法想到義大利即興喜劇的固定角色與戲曲的相似性。雙胞案的情節在戲曲中有包公、李逵等,但跟義大利即興喜劇差很多。看完《威尼斯雙胞案》之後,覺得以上這些"考據"都不重要,因為這絕對是徹底翻新的二度創作,例如女僕的角色有點《櫻桃小丸子》野口的況味,有意思。

  精神醫學中還有些更有想像力的題材,若是從臨床案例入手,製作出來的戲不僅可以跳脫一般劇場工作者的層次,且對於社會也可以有些社教意義,例如:為躁鬱症去污名化——走筆至此,覺得自己又變成腐儒了...


觀眾迴響:taco

just came back from your show
amazed me indeed
even there is a little room for improvement,
you guys really did a good job
fabulous
keep on creating
go for it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ephyropera 的頭像
zephyropera

臺灣春風歌劇團

zephyrop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