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出處:http://blog.roodo.com/yuu_asato/archives/4724195.html

觀看本文前,請先觀看上篇:觀戲記事--詭幻迷離,難以二分之《威尼斯雙胞案》一文,再續讀本文。

感謝您。
 

 這一篇記事是補遺的部份,因為寫這篇記事的當天,筆者當下發生了相當強烈的偏頭痛,這兩天回頭來看之前寫的記事部份,總覺得有些遺憾未記上,所以在這裡撰寫,而不再補回原篇記事作為註記。

  話說,一開始跟朋友討論到這齣戲的時候,對於結局部份,其實筆者是百思不解的,在跟朋友於MSN上討論時還被恥笑(因為筆者對於最後的投影手法,說真格的想了很久,最後才自『弔祭』的歌詞中,尋找出些許蛛絲馬跡。

  不過本篇記事該來談的是這部戲中,整體表現的部份(包括演員、燈光、音樂等)。

  這回由於以一人分飾兩角的方法來詮飾東尼諾與強尼頭兩個角色,故接演這個角色的演員必須有相當強的角色掌握力,並能夠在瞬間變換角色的語氣、聲調

、歌唱方式(如:唐美雲歌仔戲團──梨園天神,明華園──韓湘子中女主角一趕四、何仙姑中男主角一趕七等)。

  東尼諾與強尼頭的差異,除了聲線的部分(強尼頭高吭明亮,東尼諾低沉沙啞),唱調部份似乎也較以東尼諾為主,是為了要配合強尼頭的宅男封閉個性,及東尼諾孤絕放浪的調性,以示分別嗎?(笑)

  就筆者而言,其實還頗喜歡強尼頭的個性,也莫怪羅莎拉要把他當作腐女世界夢想中,那個熱情、性感、強悍的情人吧?

  演員表現來說,因為經過長久的演出淬練,肢體語言自然相當地放得開,但就唱腔來說,由於本次音樂設計著重於搖滾與歌仔調融合,變成無法較以演員個人的聲嗓來做設計,故演員在唱到音域偏高的部份時,不是高音拉不上去,再不就是中氣不足,聲音薄弱,以至在尾音時沒有辦法做出相當好的處理。(會有一些狀況是,音樂會蓋過演員的聲音,或削減演員的聲音,讓演員的聲音會變得尖細,與音樂產生不合嗚感)

  本戲的配樂,強烈地帶有衝擊,搭配搖滾風格,同時運用大量的七字與都馬調,確為本劇帶來獨樹一幟的風格。 

  燈光部份,運用相當地有趣,羅莎拉的投影、在她的世界裡看到的,是一對最契合的情人(當然,另一邊就得順勢霸王硬上弓的場景了)。

  甫開始的楔子部份,亦是相當有趣,尤其最後殺魚的投影片這段,可為了這部戲帶了一些突兀,卻又令人隱生期待的驚喜效果。

  簡言之,本劇的有趣點在於:

  一、人物相當地鮮明有個性。

  二、故事情節連結衝擊性高,矛盾性夠卻能夠巧妙暗示出另一種意義。

  三、音樂強烈地包裹了整個故事的調性,同時誘使演員放開肢體,讓觀眾除 了有好音樂可聽,好故事可看之外,還能看到演員真實的下意識反應(尤以勒李那斯、強尼頭及東尼諾為最)。

  四、本劇融合了相當多的流行現象(如:宅男、腐女、GOOGLE等),同時又吊詭的加入了西洋劍對戰情節(其實它根本就跟古代拿刀拿劍互砍,有異曲同工之妙),讓人有些摸不著頭緒,卻又為了它芫爾一笑。

  五、本劇的背後暗喻意義實在很多(若真要一一討論,這齣戲大概連編劇都想不到可以用這麼多的角度來不同方式的解讀吧?)

  六、『飄浪女』一曲,實有布袋戲『苦海女神龍』的況味,話說苦海女神龍與比翠斯,一個是愛國英雄(?)史豔文之妻,一個是黑道頭子東尼諾的女朋友,想來也是令人玩味之處。

  七、剩下的應該沒有什麼遺漏的地方了,若有,等筆者想到再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ephyropera 的頭像
zephyropera

臺灣春風歌劇團

zephyrop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