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蘇芷雲


劇場導演,臺灣春風歌劇團導演、公關組組長。台大動物系畢業,後考上台北藝術大學藝術研究所,主修表演。碩士畢業後,轉至編導的領域,發表了《祖母弔詭》、《先知大廈》等劇場作品,又加入臺灣春風歌劇團,曾演出的角色有:《天下無雙》乞丐、《飛蛾洞》杜全、《玫瑰賊》陳明山、《八郎探母》楊四郎等角色。2007年首度嚐試導演歌仔戲《新胡撇仔—威尼斯雙胞案》,入圍了第六屆台新藝術獎。

口述/蘇芷雲

整理/唐宛彤



 
Q:先談談劇本的由來吧!《雪夜客棧殺人事件》改編自阿嘉莎.克莉斯汀著名
        的推理小說《東方快車謀殺案》,為什麼選擇這個文本作為改編對象?

A:其實,最先提出將《東方快車謀殺案》改編成歌仔戲形式來表現的人是春風
        的團長玫汝,由我跟美惠將這個構想完成。我很喜歡《東方快車謀殺案》,
        個人喜歡是很大的因素。原著小說很吸引我的一點是:人物形象鮮明,角色
        像拼圖一樣,一塊一塊拼岀整個故事的結構,我向來很喜歡結構精巧的事物,
        無論是小說、建築,或者工藝品。次要原因是:原著在結構完整之外,其餘
        部分有很大的改編空間。

 


Q:《雪夜客棧殺人事件》是你在春風歌劇團導演的第二齣戲碼,上一齣劇碼是
        《威尼斯雙胞案》,同樣是改編自既有文本,可不可以簡單介紹這兩齣劇碼
        的不同?

A:《威尼斯》主打「搖滾新胡撇仔」,原著是義大利即興喜劇作家高多尼的著
        名劇本,採用即興喜劇的語言節奏,同時連結搖滾樂和胡撇仔。《雪夜》則
        主打「歌仔戲懸疑劇場」,懸疑是這齣戲的重點。就某方面說來,《雪夜》
        其實比《威尼斯》還要實驗,戲曲基本上幾乎沒有推理和懸疑的概念,即便
        是涉及謀殺的公案戲,在劇情鋪陳的時候,也都是瞞劇中人不瞞觀眾,觀眾
        比劇中人都還要早知道兇手是誰,在看戲過程中沒有「因為不知道真相」而
        有懸疑緊張的情緒;或是在看戲過程中也跟著劇中主角「推理找解答」的樂
        趣,這次《雪夜》試圖做出推理和懸疑感,是新的嘗試。


Q:可是《東方快車謀殺案》是相當著名的小說,或許已經有不少觀眾看過原著,
        在已知劇情的情況下,如何維持懸疑感和新鮮感?

A: 這的確是我一開始相當介意的問題,會不會沒辦法吸引看過原著小說的觀眾?
         後來詢問周遭的推理迷朋友,朋友們表示,在已知劇情的情況下,他們會轉
         而欣賞創作者如何移植原著,填補文化和時空的差異,畢竟《東方快車謀殺
         案》實在太經典了,只要編得好,絶對值得一看再看!


Q: 目前導演在春風歌劇團執導的兩齣作品都是改編自既有的、西洋的文本,有
         沒有想過自己創作?或者改編戲曲經典文本?

A: 當然想過自創劇本,但不是近期的計畫。目前比較想改編外來的文本,改編
         可以看到文化之間的衝擊,很有趣,在還沒看到傳統戲曲的新路之前,傾向
         改編既有的作品。但是改編本很重要的是找到原著中可供發揮的「空間」,
         在原有故事架構下,生長出「歌仔戲的血肉」,以及「重新創作所關注的思
         考」,這樣才不會是只是一齣「演義大利即興喜劇故事的歌仔戲」或是「演
         推理小說的歌仔戲」;另外,覺得自己對結構的掌握還不夠遊刃有餘、不夠
         穩定,創作要一步一步來,不能夠太貪心,什麼都要。(導演特別強調他還
         是有自創劇本《紅葉盟》,但是還沒有機會演出這齣戲~XD)   至於改編戲
         曲經典文本,或者中國古典文本,也想過!比如我一直很想做《桃花扇》,
        《桃花扇》 是我非常喜歡的劇本,但一來限於資金,二來也是覺得目前的能
        力還不夠,所以還沒有作這樣的嘗試。


Q:創作的過程中,有沒遇到哪些困難?

A: 當然有!小說改成劇本就是一道關卡,改成歌仔戲劇本又是另一道關卡。而
         在故事呈現上,不同於小說以文字描述或交代推理者的思考;或是電影、電
         視中以鏡頭聚焦證據或是細節,而必須用戲曲「唱唸做打」的表演方式來交
         代劇情和線索,不過這也因此是這齣戲有趣的地方,包括現場的重現、推理
         的過程都在表演上有不一樣的設計,一定能讓觀眾有「眼睛為之一亮」的驚
         喜感。另外,「鑼鼓」的運用也是一個很大的挑戰。戲曲的鑼鼓有它獨特的
         指涉意義,配合演員一個眼神、一個定點亮相,觀眾就明白事情的前後因果
         或是有所疑惑的地方,但這次做的是懸疑推理劇,如何使用鑼鼓又不至於破
         了推理劇的「梗」,光是這個部分就斟酌了很久。


Q:可不可以大致說明《雪夜客棧殺人事件》的風格走向?

A:嗯,「精細」!這次和光玉老師密切合作,在演員身段、角色情緒、節奏掌
        控…等等部分,盡力做到最細膩的程度,尤其著重各個角色的心理層面,這
        一點比較像話劇,行當區分不若傳統歌仔戲明確。《雪夜》可以說是我目前
        導過最「正經」的作品了,我的意思是:我向來不善於處理人的情感,在過
        去的作品中,我很習慣用無厘頭的方式處理掉情感部分,這次我讓自己直接
        面對這個課題,能夠寫出朱青(劇中要角)自述的段落,連自己都很訝異。



導助後記

  在排練場看導演導戲,看導演不厭其煩地與演員溝通角色,任何微細的眼神都細細琢磨,讓我深刻感受到導演對藝術的熱情與執著。同為劇場工作者,我相信完美沒有極限,只是,完美需要勇氣和毅力去追求,這是最為困難也是最可貴的地方。臺灣春風的這群人,每個都是夢想的狂熱份子,爲了歌仔戲,她們真的付出很多,或許還年輕吧!不怕走錯路,趁著腳還沒酸,多走一點,離完美就更近一些了。真心喜歡這群人,各位觀眾,請你們一起走進春風的劇場吧!來看看這群年輕人在「變什麼蚊?」,或許對於「夢想」二字,你們會跟我一樣有全新的感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ephyropera 的頭像
zephyropera

臺灣春風歌劇團

zephyrop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