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快車謀殺案》裡疑似兇手的紅衣女子,在《雪夜客棧殺人事件》中,
眾人紛紛揣測,不知是人是鬼,若是人,遇此大雪斷橋,她從何而來、又如
何消失?若是鬼,小時後媽媽說的恐怖傳說現形,眾人坐困雪夜客棧,無所
逃遁,人人自危。此一改動,不只再現角色原本的神秘懸疑,更增添原著所
沒有的悽惻哀婉。



喪盡天良的惡人每受詛咒「天打雷劈」,彷彿冥冥中本該有個力量來「替天
行道」,不由分說,以暴制暴。這不科學、不理性,在人間世遭逢黑暗的打
擊,仰賴更黑暗的力量獲得平反,是古典東方的柔媚陰風。

在我們的文化中,柔弱的女子一旦放棄遺忘的權利,毀掉轉世尋得新生的可
能,化為幽魂,突然就擁有了在人間絕對不會有的力量。肉體能做的事處處
受阻,但意念可以無窮深遠,厲鬼之所以恐怖,便是因為她有令人毛骨悚然
的執念,不受人間律法和道德的控管。

她生長於虧心,茁壯於恐懼,成為她,是死不瞑目的人唯一獲得傾聽、獲得
敬意的辦法;信仰她,是含悲苟活的人唯一能期待擁有的天公地道。

世間不允許人民手刃仇人,只允許女鬼無由殺生;復仇者仍須被捉拿,殺人
者死,卻不得不放任已經死過的女鬼自由心證懲惡勸善。一旦行兇者為女鬼,
執法者只能嘆三聲無奈,並重新思考是否錯判了是非,傾向相信超自然的正
義。

民智已開的今日,照理說不需要再懼怕紅衣女鬼傳說,只是,頑劣的人性會
不會其實需要夠份量的恐嚇,來保證言行的暗室不欺?戰戰兢兢守法的人們,
眼見惡人知法玩法的醜態,或許還是會期待「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實現的
機會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ephyropera 的頭像
zephyropera

臺灣春風歌劇團

zephyrop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