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2009年推理歌仔戲《雪夜客棧殺人事件》
原作者部落格:呂仁茶社話推理


  《雪夜客棧殺人事件》是推理歌仔戲毫無疑問,在進場之前一直被友人打預防針,叫我不要抱著看推理劇的心情進場以免失望,或是到處挑剔毛病什麼的。雖已知是某部名作改編成歌仔戲版本,不過友人的這番提醒,害我進場前一直在想,臺灣春風歌劇團號稱的「歌仔戲懸疑劇場」,是可以多懸疑啦!看完之後就覺得,演成這樣明明就是推理劇啊嘛!還用說嗎?而且還是很好看的推理劇喔!

  除開以前就有的「狸貓換太子」之類的犯罪情節,推理小說與歌仔戲的結合應屬首創,尤其還是西洋名作,我想應該是前無古人(希望後有許多來者),以編、導、劇本、演員的表現看來,實在是值得起立鼓掌叫好!

  對於歌仔戲,我僅有兒時對楊麗花的印象而已,所以我不知道如何評斷一齣歌仔戲的好壞,如唱腔、身段,哪些需要用唱的,哪些用講的就好,台詞之中要有多少比例用唱的才算達到最低標準(還是根本沒這個標準,我是想如果一齣戲只唱四句,應該稱不上歌仔戲吧!),我都不清楚,不過對於一個小時候的歌仔戲迷,看完《雪夜客棧殺人事件》後,真的有重溫兒時回憶之感,讓人相當投入的一齣戲,解謎後的真相令人動容,我發現前排與後排的觀眾都在偷偷拭淚哩!果然情節與演員有把觀眾帶入那樣的情境,才有如此催淚的效果。

  從推理小說的角度來看,推理小說的元素都齊備了,舉凡懸疑度、死者、兇器、神探、證詞、不在場證明、鄉野傳說、斷橋造成的暴風雨山莊,乃至於重建現場、客棧平面圖,都是推理小說常見的材料,所以本齣的確為推理劇,而改編自西洋名著,所以在破案的邏輯部份表現中規中矩,沒有大毛病,比起自編推理劇本,這部份最容易被挑剔的推理迷計較,算是安全過關。

  除了原著該有的人物角色與推理情節之外,劇中也充滿該劇團自己發想的笑料與創意。從一開幕的「天黑黑摸屁屁案」就非常好笑,旁邊三個村民再唱戲時事不關己地擺手:「跟我們都沒關係」,真的很好笑,而這段也不只是搞笑,以及鋪陳偵探東方徹的放蕩性格而已,而與主案的最終某個破關鍵相呼應,確實看得出編劇上的用心。重建現場的過程,不像電視劇可以把舊畫面拉回來,或是讓小說讀者自己往前翻即可,而必須倒帶演一次,春風歌劇團的演法真是超可愛的,一方面有讓觀眾重溫案發的經過、整理時序的效果外,還有逗趣的喜感,相當好看。

  舞台設計也見用心,不知其他觀眾有沒有注意到,當重建現場,主要角色依序站在一至六號房時,地面上出現壹貳參肆伍陸的投影,這樣很清楚就知道地理位置的相對關係,足以補足先前案件都由口述所造成的不真實感。像是提到房間相通的「邊門」時,店小二甚至拿出小房間來模型對偵探說明,其實是為了向觀眾說明,真是相當貼心。

  或許表演場地是在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之故,舞台上沒有布幕,所以不論是開場前、中場時都無法以布幕隔開與觀眾席間的視線,如果是有布幕,可以考慮在布幕上做花樣,以我看過的克莉絲蒂推理劇《不速之客》而言,在放下的布幕上就有一幢遺世獨立的房子,以《雪夜》為例,就可以畫一棟客棧擺上去,預告觀眾等一下的案件,就發生在這間客棧裡。

  雖然我看過的舞台劇十隻手指頭算得出來,我還是認為這齣戲「燈暗+擺道具」的次數太多了,觀賞心情容易被打斷。客棧分一二樓,客棧一樓用餐地點為方桌、長凳,二樓為客房,圓桌、園凳。所以當偵探樓上樓下跑的時候,佈景就得換來換去,是有其必要性沒錯,不過舞台空間有限,是不是在有些地方可以考慮做個樣子就好。如維基百科所說「電視歌仔戲對表演藝術來說,造成很大的傷害,由象徵劇場走向寫實劇場,例如騎馬不再以道具身段演出,而是真有其馬,這使得身段不見了」,我不知所言是否為真,不過既然在舞台上,觀眾還是有其想像力的,道具應該不用服務這麼週到。我記得在訊問第一位與第二位證人時,場景都在一樓,但兩位交替時燈光全暗,桌椅擺設有所不同,我就想是否有必要呢?在「看劇流暢度」與「必要的舞台設計」的天平上,我就提出以上這些外行人的看法了。

  我想我不是太挑剔的推理迷(環顧四周躲拖鞋貌),有兩件事提出來大家討論一下。一是「帶針的紅線」,我看完之後不知道這個證據為什麼偵探發現了卻沒有說明(還是說明時我沒注意),經友人提醒才發現這是用來繡字的,編劇大人要不要考慮一下在解謎的時候讓偵探拿著在關鍵證物上筆劃一下,讓比較笨的觀眾如我得以將兩個線索拼湊起來。其二為「紅衣女鬼的真實身份」,不論有沒有參與犯案,紅衣女鬼都被目擊到了,所以應該要有一個涉案人士著紅衣跑來跑去,以符合這個事實,但是後來好像沒有解決這部份,每個角色在當時都有事情做的樣子,如果這樣,那紅衣女鬼是哪裡來的?要不要考慮指出是誰扮的會更清楚呢?

  其實我不知道究竟提不提原著是哪一本小說比較好;如果為了顧及觀賞時的意外性與新鮮感,那是完全不提的好;但如果完全不提,恐怕有觀眾會大罵剽竊,實在難為。我這篇文章就乾脆不提書名了,而臺灣春風歌劇團作法我覺得也算妥當,雖有明言是哪一本小說,但不是大張旗鼓地講「XXX殺人事件歌仔戲版」,同時用「脫胎」一詞來形容西作東移的作法,我覺得是滿好的,至少對我而言,充滿了想像的空間「究竟會演成什麼樣子呢?」

  本場表演水準不俗,惟仍有觀眾手機響起,都已經知道進場看這種文化活動了,為什麼不能表現出一點文化氣息把手機關無聲呢?加上大概劇名有「殺人事件」的字眼,讓家長放棄帶小孩進場的念頭,真是太好了。另外,可能是實驗劇場位置的限制,在進場動線上十分糟糕,進國家劇院排隊、等電梯排隊、進入劇場再排一次隊,加上工作人員不斷提醒兩個兩個排好,我一直以為等一下要看的是大貓熊團團圓圓,自己則是興奮的國小學童。在我看來,一樓入場處晚個五分鐘開放就可以去掉三樓進場要再排一次隊的窘境了,購買節目單與商品的空間也會餘裕許多。

  錯過本劇的朋友,我只能說,你不知道你錯過了多精彩的好戲啦!

 


美術設計彭駿煌取自趙孟頫的字,相當對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ephyropera 的頭像
zephyropera

臺灣春風歌劇團

zephyrop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