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春風劇團〈雪夜客棧殺人事件〉
原作者部落格:幸福人紀事

春風的腳步很穩健,96年從「玫瑰賊」開始在紅樓的兩三百個座位售票演出,97年「威尼斯雙胞案」挑戰台大鹿鳴館的四百個座位,今年一開春「雪夜客棧殺人事件」在實驗劇場賣滿了七百五十個位子。這樣小心翼翼,步步為營,我嗅到了團員們的滿腔熱情雄心壯志。

據說,雪夜的發想,是從五年前創團起始的,那麼,真的要恭喜她們,這場演出比起我兩年前看的飛蛾洞、一年前看的打金枝,有著長足進步,尤其在演員表現,編導創意上,比之一流的專業劇團有過而無不及,真的讓人有「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的驚嘆了。

李佩穎(飾東方徹)的表現頗讓我眼睛一亮,前半段角色任性縱情玩世不恭,他輕慢的身段、蒙灰的神情,十分到味;我特別喜歡嚴老闆在責問東方徹何必自輕自賤時,他坐在長椅上那個落寞閃躲的眼神。

後半段的開場也十分有意思,東方徹以鴛鴦蝴蝶派小生的架勢出場,舞扇、飄彩、華服,浪漫後卻是一段幽默的告白,宣示著下半場的抽絲剝繭也決不枯燥無聊,整部戲的趣味體現在一些意外的設計上,像其中有一段由東方徹旁白,其他角色機械玩偶式地跳動著,重新替觀眾整理一次每個人的不在場證明,相信所有人都忍不住笑出聲來。

再說佩穎,他從頭到尾都很投入在角色情緒中,我一直有自己也參與辦案的感覺,到了很後面,東方徹在一句請店小二「拿紙墨筆來」的台詞上吃了螺絲,佩穎忽然臉現靦腆低頭偷笑,小馬拿紙筆墨出來時也還有掩不住的笑意,這沒能順過去,雖然是演員們舞台經驗不足的關係,卻更讓我覺得這些業餘演員們很可愛,也更對照出他們整場都十分精彩,才會到這邊忽然讓觀眾醒了一下:「啊,是在看戲!」

另一個讓我驚訝的角色是「嚴老闆」 曾郁 君,芝山雅韻的「十ㄧ郎」、「陸文龍」我都看過,還曾被十ㄧ郎小小電了一下,沒想到那個瀟灑不羈的小生黏上小鬍子,換了腳步手路和表情,竟然把一個老好人演得好像,活脫他本來就是這個行當似的。沒台詞的陪襯戲向來是比主戲還難演的,這種戲往往還只能現場看,錄影機不會去關照。這回我逮住機會好好看了 郁 君,真的沒抓到任何小辮子,給他拍拍手。

雪夜該好好看個三四次的,可惜票在開演前好幾天就售罄了,加演吧!加演吧!出DVD吧!盛開的春風劇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ephyropera 的頭像
zephyropera

臺灣春風歌劇團

zephyrop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