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阿刁


千言萬語、滿心的感動與歡喜。
腦袋裡的思緒源源不絕奔流而出,怎樣也無法停止。

有多少年了?多少年來一直未曾再有過的悸動與感動!
那捨不得又走不開的心情,又有多少年沒有出現過?
今天春風一次全部都給了我,喚起我最初看戲時的那種歡心鼓舞。

看戲十多年來,台北是我從未曾踏入的地區。
一直以來我總是奔波於中南部地區。
到後來看戲就只是看戲,好像成了一件難以簡言說明那複雜心情卻又不甘心放棄的興趣。
直到前幾個月在朋友的網站看到春風的雪夜客棧殺人事件網站連結。
我只是很純粹的被海報所吸引。
隨手點入網站裡瀏覽。
看著那位手提燈籠的小生,心裡讚嘆著怎會有如此俊美的人。
彷彿就像日本的美少女漫畫裡的男主角一樣!
加上海報的設計是那麼讓人愛不釋手,心底一直有個聲音說~去吧~去吧~
就算只是去買下這張海報都好。
可是我並非是一個不理智的人,要我就這樣上台北,那是不可能的事。
不過我還是詢問了北部的朋友是否會去看?
再請她替我購買節目單或海報。
朋友一口答應,只要有販賣就一定會替我購買。

說到這位朋友實在也不能說是朋友,若以嚴格一點的標準而言。
我們只是有一位共同認識的朋友,我和她也只是在網路上的留言版交手過幾回。
對於很少和戲迷朋友來往的我會請她幫忙也是破天荒的一次。

再後來會決定上台北是另一位朋友想去看,既然有伴,那就走吧!

我和朋友購買了一月三日中午場的演出。
一開始就有聽說場地不大,實驗劇場嘛!
進場後發現果然不大,第一排的觀眾席還是排列在舞台的地板上。
和演員就只有一隻手臂的距離。
聽說實驗劇場的規格大約雷同,只是對我這第一次進小劇場菜鳥有些驚喜。

當戲開演到中場休息,我和朋友完全被吸引。
朋友一直念著說:好看!好看!怎會這樣好看?
是呀!怎會如此的好看?

這一團的演員素質都很棒!功力也了得,不管是哪一個都表現的可圈可點。
我發現看完一場戲下來,我完全沒有擔過半點心。
為何這麼說呢?
以往去看戲,不管哪一團,總會有一些表現的哩哩落落,不夠穩定。
只要遇到有這樣的狀況,我就會很擔心,替演出人員擔心。
所以也很難專心的看戲。
在雪夜這齣戲裡它讓我完完全享受到看戲的幸福!

這戲的劇本寫的真是好,我一定要用力的鼓鼓掌!
其實一齣戲的劇本就已經決定了這齣戲的好壞。
演員的表現優劣雖然會影響整齣戲的品質,但卻無法撼動戲本身的根基。
這些年看到的歌仔戲常會讓我有種無力感!
在我的心裡一直有個期待,但卻說不清也講不明。
不應該是這樣的,我所想要的歌仔戲?!
這回在春風,我看到了,看到了我思思念念久違不見的幸福,我的心中無比激動!

我只買了一場票。
可是我一點都不想走!
我一定要再看一次,如果可以的話,兩次、三次、、、
可是我明天有班,一定得回台中。
而春風在北部頗負盛名,毎一場票早就銷售一空。
厚著臉皮去找了工作人員,詢問晚上是否有多出的票券出售?
就算讓我們坐地上都沒關係,只要能進場看戲!
這時的我變成了一個只想要糖吃的小孩,全心擔心著吃不到那滿滿的快樂和幸福。
工作人員不能肯定是否會有票可以賣給我們,只要我們七點二十到入口處找她。
我和朋友還是決定去改掉回程車票的時間,就碰碰運氣吧!
不確定的是如果沒票讓我們進場,我會不會躺在地上耍賴不起來?呵~

後來在開演前終於多出了兩張票,真是謝謝那位小姐的幫忙!
沒讓我躺在在地上出糗!

因為是自由入座,我們又是最後進場,所以坐在最後一排。
我和朋友都很滿意這個位置,因為這位置和中午那場剛好完全相反。
中午場的位置我們坐在第一排的正中間,晚上則坐在最後一排的正中間。
無論視野或角度都不一樣。真的是很棒!
第二場戲開演前我和朋友還開玩笑說要請小生簽名!
因為當家小生就站在我們身旁準備開場呢!

朋友和我都非常喜歡換場的方式。上上下下的,轉移了我們的目光。
對於利用燈光和景片打出地上的壹貳叁等數字和電玩人物的演出方式也很特別。
效果很好,我實在喜歡。

若要說這齣戲有沒有我不喜歡的地方呢?
嚴格來說是有的,但是並非很糟!
就是店小二(馬小馬)出來唱女鬼殺人的那段,太急促,加上文武場聲音很大,所以整段都聽不清楚
內容。
不過對於店小二的演出並沒有扣分的影響,完全不是演員的問題。
我第一次遇到所有演員都唱的很穩,很清楚,我幾乎放棄了字幕,專心的看著戲。

下了戲,我和朋友歡歡喜喜的趕搭車去。兩個人都高興的踏上歸程。
雖然我們都很想留下來繼續看。
可是一來不一定有票,二來我們兩人隔天皆有工作在等著我們。
所以不得任性!
在路上我突然想起忘了跟團長說:一定要出DVD,這麼優質的一齣戲,非常值得收藏。
也忘了向她好好說聲的謝謝!

謝謝春風的所有演出人員和工作人員,給了我幸福的一天!你們真的很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ephyropera 的頭像
zephyropera

臺灣春風歌劇團

zephyrop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