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雪夜】犯案過程──真假證據
原作者部落格:貝也塔

郭天霸進入雪夜客棧,要求東方徹保護他的安危,東方徹沒有答應。
  
林大山將信交給郭天霸。郭天霸一見「債留城東,遙祭陸家」,大怒揚言,若有人進入他房間,叫他死無葬身之地!說完氣沖沖上樓去。
  
        劇中透過東方徹和金桂子之口談到,雪夜客棧的桂花酒釀得好。有酒就方便下迷魂藥。向偶然路過的客棧店小二買酒,誰會懷疑呢?林大山可以事先下藥,金桂子只要在房內殷勤勸酒服侍即可。

【一更】
  雖然林大山好像很想趕東方徹回去,但是反過來想,他總不能在老闆還沒表示意見時亂留客人吧。我想他很清楚嚴振宏回來的原因,是為了歡送好友東方徹回京城,讓老闆去留東方徹住下比較合適。
  
嚴老闆和東方徹聊天,決定同住一房(「同床共枕卡溫暖」,好曖昧),林大山一旁待命。

【二更】 

第一層表象:

(一)林大山的說法
  二樓傳來茶杯摔碎聲,林大山一個人上去看,下樓來說:這聲音是三號房內的人(合理推測是郭天霸)打破東西,並回答「失禮,沒什麼代誌」。

(二)朱麗花的行蹤
  在茶杯摔碎後一會兒,朱麗花說:有男人闖入她房間。

  第一層表象中:講失禮代表郭天霸活著,案發時間要往後推。這是一般人例如嚴老闆的想法。

第二層假象,兇手群希望偵探做出的推論:

  如果郭天霸不是死在二更,之後還有一整晚可以謀殺他,此時的不在場證明就沒意義了,所以他們希望偵探以為:茶杯打碎時,就是郭天霸遇害時。為了讓偵探親自破解出「二更時說話的不是郭天霸而是兇手」,他們設計讓表面上毫無關聯、不可能串證的兩個人的話互相矛盾:林大山,雪夜客棧店小二,可以信任的助手,聽見有人說失禮;金桂子,郭天霸的小妾,咬牙切齒哭罵郭天霸是土匪,不可能會講謝謝和失禮。如此,不會太輕易,也不會難到想不出來,偵探便可在費盡苦心交叉比對後,得到一個看起來很合理的解答:茶杯摔碎時,郭天霸的房間裡存在著正在犯案或犯案剛結束的兇手。
  
        茶杯摔碎時,娟娟在六號房外走廊偷看;明公主和周令祥在二號房外走廊上討論布匹。齊江雲、金桂子在六號房內。林大山一直跟東方徹嚴振宏在一起。朱麗花只有一個人在,但比對林大山說「聽見有人說失禮」、金桂子說「郭天霸不會講失禮」,間接證明她沒有自導自演。住宿旅客全都有不在場證明,而且不在場證明是由萍水相逢的人恰巧提供,所以兇手不是住宿旅客中的任何一個。

  破解了第一層表象,正好落入第二層假象;東方徹以為比對眾人說詞行蹤就能撥雲見日,卻頹然失落,發現自己又墜入五里雲霧。

  第二層假象中,兇手不曉得郭天霸是個不會講失禮的人,為了不讓人破門而入抓到犯案的自己,就對店小二講失禮,好讓人以為郭天霸還活著,其實郭天霸已經被殺,二更前後就是案發時間──聰明人會自己推到這一步。

  偵探的存在,就是為了抓兇手的漏洞,現在故意營造出兇手忙中有錯的表現,給偵探抓到。一旦偵探認為二更是案發時間,就會針對二更詢問眾人行蹤,面臨眾人聯手打造、銅牆鐵壁般的不在場證明──這時候兇案根本還沒發生,當然大家都是清白的啊!


第三層,真相。

這是個環環相扣的結構。

其中娟娟只按照真誠的本能行動,為了哄娃娃開心,唱歌逛街樣樣來,由明公主稍加暗示六號房那兒有有趣的東西即可。她真的看見四隻腳,實話出自肺腑,一般人也會認為娟娟不可能說謊,就只能相信她了。再由明公主、周令祥、林大山證明娟娟在六號房門外。

明公主和周令祥應該真的在二號房外假裝討論買賣布匹事宜,這兩人不擅撒謊,說實話才不怕記性差。由林大山作證,朱麗花間接證明。

林大山一直跟東方徹和嚴振宏在一起,不在場證明牢不可破,他又幫明公主、周令祥、娟娟作證。

唯獨朱麗花的不在場證明最薄弱,整個第二層假象完成後,她才得到庇護。她先是被嚴振宏懷疑為了免錢謊稱有賊,林大山還要故意在旁幫腔說她可能看錯,等待偵探自己推論出「兇手講失禮又撞到朱麗花」。
  
三號房內郭天霸喝了迷藥睡去,人還活著。

齊江雲和金桂子至少有一個人要到三號房摔茶杯。不一定要真的應答「失禮,沒什麼代誌」,那句話反正只有林大山聽見──當然,為了怕嚴老闆跟上去的可能,真的派個男人應答是比較保險。所以齊江雲應該一定在三號房。我認為金桂子應該在三號房內陪齊江雲壯膽,她沒有必要特地去待在六號房,很可能從頭到尾都留在三號房做內應沒離開過,以防萬一郭天霸在摔茶杯時醒來,她一定巧語安撫,讓齊江雲有驚無險躲回四號房,再勸酒讓郭天霸睡死。這兩個人沒事還可以聯合用邊門撞朱麗花,撞到她身上產生自然的淤青為止。

推理能力在第一層的人,會恰巧矇對案發時間,但在「失禮」一事直接碰壁,所以一定會被第二層的偵探糾正的啦。

第三層的真相是:失禮不是郭天霸講的,二更也不是案發時間。二更之後才是復仇夜,大家都沒有不在場證明。 

※犯案過程的漏洞:
計畫的唯一麻煩之處在於:朱麗花擺脫不了共犯嫌疑。這部分只能靠她的演技,又是被撞傷,又是死老猴沒鎖門,又是店小二竟敢說我看不清……重重招式只是為了掩飾「第二層的假象若要成立,三號四號房的邊門根本沒辦法鎖起來」這個事實。

蒙受點懷疑還沒關係,只要她囉唆尖叫加昏倒,沒有證據保證她絕對清白,也同樣沒有證據說她替兇手開門。

問題是林大山無法放任任何一位同伴處於險境,一定要插手幫她解套,結果就是往往製造真正的危險。林大山說:從四號房那端推邊門推不開,可見三號房邊門是鎖起的。這樣朱麗花就不可能進入三號房,也就不可能是兇手。
  
如此貼心反而把事情搞雜啦!這一點等到林大山被逼問時再說明白。

【三更】

第一層表象:
紅衣女子飄忽而過,敲了東方徹和嚴振宏的房門,明公主、齊江雲也有看到她。

第二層假象,兇手群希望偵探做出的推論:
橋沒斷:既然二更案發時,住宿旅客全都有不在場證明,那犯案的就是外來者。二更的黑衣人和三更的紅衣女可能是同一個人,可能是兩個人,反正都逃掉了。
  
橋斷了:沒有外來者進得來,也沒有人出得去,兇手又不是住宿旅客,那就只能是女鬼,二更殺人又撞人,三更再現身嚇嚇人,穿牆而出,不用邏輯。

第三層,真相: 
原本的計畫是「外來的兇手犯案後逃逸」。可是橋斷了,兇手只好變成女鬼。我認為負責穿紅衣的是金桂子。娟娟不懂事,明公主行動不便,朱麗花雖然敏捷,畢竟也上了年紀,快閃功力不若金桂子。
  
        紅衣使用完畢後,是不是該燒掉呢?不燒掉總會被撿到,逃走的兇手或女鬼幹麻留衣服?燒掉,又減弱了紅衣存在的真實性。反正最後沒有燒,那藏在任何人房間都不得了,只好藏在東方徹那堆衣服裡。

敲門吵醒東方徹,東方徹下樓詢問林大山,林大山故意表現出害怕,以便事後導向女鬼傳說。
  
        金桂子演女鬼,我不認為齊江雲有膽量一個人在三號房守著郭天霸,應該會暫時和周氏夫妻一起待在四號房。等東方徹睡眼惺忪回五號房安睡,眾人偷偷摸摸快速閃進四號房。把邊門開一條小縫,確認郭天霸熟睡,再進入三號房。(我認為三號房正門永遠鎖著比較恰當、比較符合兇手群的緊張審慎心情。)

林大山在外面擦桌抹椅做掩護,防範東方徹和嚴振宏有任何風吹草動。

致命三刀分別劃過脖子、背脊和胸坎。

  刺第一刀的人我猜是齊江雲。郭天霸讓他的母親蒙上不白之冤,含羞忍辱跳井自盡,是天大的仇恨,不過他手無縛雞之力,割斷喉嚨讓他不能出聲,但還有餘力反抗,提刀砍來,齊江雲退到桌邊,扇子沾染血跡,掉在桌上。接著是左撇子從背後刺第二刀,確定是金桂子,她不但有陸家的仇恨,還有自己兩年來隱忍不發積累至今的怒火。郭天霸受到重傷,往貴妃椅方向倒去,接著我猜是家破人亡恨他入骨的朱麗花往胸坎刺下,說不定還輕聲宣讀他的罪狀直到他恐懼斷氣為止。
  
        總覺得周令祥會膽戰心驚幫不上忙,等郭天霸差不多了才上來補刀,明公主就陪著娟娟,等郭天霸死透了再帶她進來。不曉得該是誰牽著娟娟的手刺她那刀,明公主、朱麗花都有可能,必須是個照顧過她、她能信任的長輩。

【四更】
  眾人復仇後,按服務鈴呼喚林大山,他聽了就提著水桶上去收尾,刺下自己那一刀。畢竟做不慣壞事,心神不寧,無法仔細檢查現場,喘吁吁下樓來驚魂未定。繼續把風,讓眾人各自清理身上沾到的血跡,應該還要燒血衣吧。記得要把「債留城東,遙祭陸家」的信件燒掉。

【五更】
  待眾人各自清理完畢,最後確認三號房正門鎖好,大家從邊門到四號房,從四號房正門出來,回到自己房間。邊門關上,三號房那端不可能鎖上,四號房這端按照「二更時朱麗花出事後,周令祥怕被罵趕快鎖上」的概念鎖起來。金桂子和林大山來到三號房正門前,將鎖著的正門斬開,金桂子尖叫吵醒東方徹和嚴振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ephyropera 的頭像
zephyropera

臺灣春風歌劇團

zephyrop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