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雪夜】驗屍、問案、搜索、破解
原作者部落格:貝也塔

【驗屍】

※突發狀況五:信封印到墨跡,被查出信件內容。被查覺跟陸家血案有關。
  只要橋沒有斷,這就只能推論陸家有人尋仇,無法鎖定嫌犯。橋斷了,客棧旅客就被鎖
定。
  或許有人會說:乾脆不要寫信不就省事了嗎?
  但是他們是要復仇呀。仇人前一秒還在欺負店小二、虐待小妾,得意自己消遙法外,然
後就喝了迷魂藥睡著毫無知覺,怎麼死的都不知道,這哪叫復仇?一定要讓他知道,他害過
的一批人正找上門來跟他拼了,嚇出他一身冷汗,這才痛快。還有,讓這個罪大惡極的人在
生命的最後階段,以受害者身分受人同情,太不公平了,該受同情的是那些被他傷害的人!
所以所謂復仇,不只是殺了他而已,還要把他的惡行惡狀昭告天下,徹底抹滅這個人存在的
價值、撤銷他身為人受同類憐憫、理解的資格,才是萬劫不復。

※突發狀況六:娟娟的玉佩掉落現場。
  這比齊江雲的摺扇掉落嚴重多了,摺扇上沒有暗示陸家血案的資訊,而且式樣普通,到
處都買得到。玉佩就不同,陸家血案中雙胞胎之一叫做明秋,能暗示擁有者的身分,頗為棘
手。

  娟娟的玉佩和齊江雲的摺扇都掉在現場。
  如果兩者同被偵探發現,那就真的像是兇手偷拿大家東西丟在現場故佈疑陣。但是林大
山一進門先看到摺扇,趕緊先藏起來,沒想到馬上東方徹就撿到娟娟的玉佩,為了不讓娟娟
一人蒙受懷疑,林大山只好趕快再把扇子拿出來,還得假裝是從床下找到的,不然就無法對
東方徹交代剛剛桌上為何沒扇子。可是扇子上的血跡是無法改變的,東方徹一眼就看出扇子
被移動過。
  如果林大山這次啥都不做,反而安全,兩個證據都被發現就沒事了。就因為他盡全力保
護大家,急著為每個人解套,又跟在偵探身邊,隨時掌握最新進度,在沒空跟其他人先商量
的情況下,臨機應變,走一步算一步,有時候一旦插手,就只好一路插手,然後這些沒經過
縝密計畫的行為,就特別容易出現漏洞給偵探抓到。


【問案】

(1)金桂子
  聲稱出房門解手,回來門鎖上,請林大山斬門。這是準備被直接拆穿的答案,拆穿後給
了她不在場證明。
  聽說現場可能留有信件,不小心脫口而出「那已經......」,真正大失策。
  東方徹要大家簽名是為了觀察他們的慣用手。金桂子用右手寫字,卻用左手去摸東方徹
的手並拿玉佩,勾引人勾引得太流暢,流暢到自然使用慣用手,不過不算關鍵證據。
  她聲稱郭天霸有失眠的毛病,睡前都要服藥安神。不管這是不是真的,至少在這一晚一
定是假的。因為郭天霸剛剛收到威脅信,一定徹夜守備,不可能服藥。不過這一點即使被拆
穿也還能找藉口,就說因為想出去約會才對郭天霸下藥就好了。

(2)齊江雲
  提起三更穿紅衣的女人,好像......沒有腳......
  「女人的胸坎是為了哺育後代十分神聖」這回答是特殊了點,如果是我,只會覺得是個
衛道憨書呆,跟昨夜的幽會有所矛盾,倒不至於因此認定他不愛女只愛男。東方徹冰雪聰明
,佩服佩服。

(3)周令祥
  林大山特別坐在樓梯上待命。我想是因為周令祥是兇手群中最為言語遲慢的,林大山可
以隨時上來幫腔或打斷。
  看得出來他曾經努力練習,說昨晚行蹤可以慢慢說、說明白,問到布匹事業,也沒問題
。問題突然轉彎,他怕多說多錯,乾脆說沒去過京城,第一次聽見血案。
  雖然不是真夫妻,不過他還真需要朱麗花。看似是他跟在朱麗花旁邊顧著她那張嘴和所
有需求,其實是他需要扮演怕老婆的丈夫,讓朱青照應所有他照應不來的言語交鋒。
  朱麗花尖叫昏倒得真是時候,再不來打斷,周令祥就要露出馬腳了。

(4)朱麗花
  優點同時也是弱點。她擅長東家長西家短,為維護角色的真實,演活一個囉唆、貪小便
宜的女人,就要嫌明公主小氣,買一點點布還要生意人花那麼大功夫;偏偏她又來不及跟周
令祥串供,嘴快說出「我算她京城的價錢」,真正應驗了「說得愈多漏洞愈多」。

※計畫的漏洞:林大山在雪夜客棧工作三年,竟沒發現單雙號房邊門鎖不同!
  說邊門忘了鎖雖然有點不合理,但還過得去。偏偏精心搞花招:「花包掛在門環上,擋
住門鎖,因此不知道鎖起來了沒。」不過原著就是這麼寫的;況且林大山又不是東方徹,心
地善良但是注意不了這麼多細節。

(5)明公主
  她也說看見紅衣女子。
  關於娟娟的身世,她回答得不錯;問到陸家,她是兇手群中唯一承認與陸家有交誼者,
半真半假的謊話對她來說太過困難。一心虛就只好端起威嚴,用身分壓東方徹對她禮讓、不
敢造次逼問。

(6)娟娟
  娟娟真的看見四隻腳,怎麼問都不怕穿幫。

  東方撤從娟娟這裡聽到六號房內有四隻腳,所有推論落空,失望地坐下,跟嚴老闆說想
吃甜的。娟娟抱娃娃靠過去,東方徹似乎想到什麼,突然站起,動作之大,娟娟的娃娃重重
落到地上──她那驚懼悲慘得令人寒毛直豎的哭叫聲,完全不像只是被較大的動作嚇一跳,
我覺得那就像打開記憶的鑰匙,或許一瞬間浮上她腦海的,就是孩子被以凶殘手法殺害、冰
冷橫臥於地的畫面吧!
  東方徹、嚴振宏試圖安撫都無效,林大山竟然上前摟住陌生女客的肩膀,而且娟娟竟然
漸漸小聲下來!東方徹因此徹底懷疑林大山的身分,要嚴老闆一個人上樓去搜索房間,就是
怕林大山一去,證據就通通湮滅了。


【東方徹逼問林大山】

  偵探破解一層表象,落入第二層假象;兇手解套第一個危機,直接落入第二個危機。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東方徹發現,不在場證明人人有,環環相扣太完整,完整過頭、
太不自然;他看穿並利用了林大山凡事保護周全的用心,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林大山在二更時說:從四號房那端推邊門推不開,可見三號房邊門是鎖起的。這樣朱麗
花就不可能進入三號房,也就不可能是兇手。
  然而,兇手如果已離開,鎖三號房邊門的是誰?
  三號房邊門上鎖,表示兇手逃回三號房躲著,而周氏夫妻在出事後又趕緊補鎖四號房邊
門。正門又已經由林大山和金桂子證明鎖起、最後用斧頭斬開。那請問兇手最後如何逃脫?
豈不是只有一個答案──周氏夫妻幫他開邊門!
  林大山的證詞把自己逼入死角,不是讓二更的朱麗花蒙受共犯嫌疑,就是坐實了三更時
周氏夫妻的共犯罪行。
  在偵探的節節進逼下,林大山只好硬凹回來,說自己弄錯,從四號房推邊門推不開,就
以為三號鎖上了,其實沒有鎖上,兇手早已逃脫。朱麗花可能進入三號房的嫌疑又回來了,
三更時的紅衣女又是誰、從哪來、到哪去呢?客棧其他人也通通有嫌疑,既然每個人都有不
在場證明,那就懷疑互相證明的人是共犯吧......
  林大山崩潰了,真相,不用再問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ephyropera 的頭像
zephyropera

臺灣春風歌劇團

zephyrop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