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不是專業演員的兇手
原作者部落格:貝也塔

  兇手幾乎沒有計畫上的失誤,只有感情上的露餡。他們是多麼矛盾,既要隱藏身份殺人
,又希望大家聽見他們的心聲;暴露心聲的過程,也就不知不覺坦白了真相。
  
        金桂子恨郭天霸、金桂子勾引東方徹、明公主疼惜維護娟娟,這些感情都是案件成立所
需要的,大聲喊出來也不成問題。

  林大山在娟娟恐懼哭泣的時候去摟住她安慰、護送她回房,這份感情是案件不需要的,
直接引起東方徹懷疑,可是林大山就是無法丟下娟娟不管。

  齊江雲對嚴振宏的心儀,是案件絕不允許、必須極力避免的。他看嚴振宏的眼神透出玄
機。要不是東方徹用美男計、假借嚴振宏名義寫曖昧書信邀約,齊江雲並不會把心意付諸行
動,可說是情不自禁,被偵探利用了。

  東方徹看出林大山在計畫中扮演的角色,選他來突破心防。林大山悲傷地發現,不管他
怎麼說怎麼做,都無法同時保全所有的人。

  他恨。

  為了報仇,他默默忍受郭天霸到達客棧後的種種囂張行為;身為店小二,他總是默默被
所有人呼來喝去,默默謹守言語行為的各種分寸,不慎說了句:「你這人哪會這青番」,東
方徹白他一眼:「好歹我是父母官」,他就馬上自知失言低下頭去。直到最後每個角色被拆
穿後都上來哭一場,卻不曾看到林大山表達他的委屈。

  東方徹緩緩談起:「雪夜客棧是一個好所在,每到嚴冬人煙罕見,確實是上上之選。只
可惜──」這一刻林大山激動得管不了什麼僕人和嫌犯的身分了,打斷東方徹的思緒搶著說
:「只可惜……嚴老闆今冬竟然回來,只可惜便橋竟然被大雪壓斷,只可惜…你!東方徹竟
然來住雪夜客棧!」立場微妙顛倒,不是偵探大發議論,而是兇手在指控偵探破壞了他們的
計畫。他恨,恨東方徹魔高一丈,恨自己技拙失職,恨天下無人了解他們的苦衷,他知道一
切都完了,再也保護不了其他人了,他不甘心!他不甘心!

  這時,嚴振宏照東方徹的指示搜查客房後,興沖沖帶來一大包可疑物品,東方徹和林大
山立刻恢復原狀裝沒事。似乎許多觀眾都感到張力和情感斷裂,我卻覺得非常合理而且因此
喜愛這個段落。

  林大山當然能拖一刻是一刻。儘管已經隱瞞不了東方徹,身為店小二、身負掩護眾人任
務的習慣還是沒變,馬上跳起來,機械般地開始做他平常該做的事,維持表面的太平無事。
不過臉色很差,近乎自暴自棄地幫忙把可疑物品都放到桌上,等待那個必然的結局。

  東方徹的心態亦可堪玩味。雖然一個是偵探,一個是兇手,但此時心照不宣,有著微妙
的默契──這些進度現在還不適合讓嚴振宏知道。他已明白事實大方向,只是還有些細節尚
待釐清,法律與正義的掙扎早已開始醞釀,一旦掀開真相,他就必須立刻面臨二分法的抉擇
,是「其情可憫,但是其罪當誅」還是「其罪當誅,然而其情可憫」?他還沒準備好去面對。

  嚴振宏想法單純,對於讓東方徹懊喪的玫瑰賊事件,他稱讚「你做得真好」,很難一下
跟他說清楚胸中的五味雜陳,於是,此刻的東方徹在精神層面上,反倒跟執行非法正義的林
大山比較接近。

  為替案件尋得適合的所在,林大山欺騙信任他的老闆;為引來偵探,齊江雲騷擾路過的
夫妻,陷害無辜的壯漢;兩年來金桂子忍辱伴惡徒,對他繼續犯下的暴行只能佯裝不知甚至
假意附和;多年前東方徹喊不了刀下留人,親手讓平民的救星問斬……

  他們在黑與白的交界,那片密密麻麻纏黏糾結的灰色地帶,因為不純粹而受到如山王法
、可畏人言和自身良心的折磨。

  他們都仇視橫行於黑色地帶的郭天霸,面對白色地帶的外來者嚴振宏靠近,就暫且按兵
不動,先隱瞞再說了。

  戲,還是要演下去。


  他們畢竟不是專業演員。只是遭逢了上蒼起怨妒,才賭命披掛上陣粉墨登場,其實再也
討不回人生的可憐凡人。

  他們也不是完美的編劇,即使會傷害案件劇情,也硬要把個人情感納入──

  娟娟對團隊的貢獻不大,又時時需要監護,不知道會在什麼時候、以什麼方式爆出不利
訊息。她在原該算計精準的工作中增添不少風險,讓其他人背負更多壓力。但是團隊沒有撇
下她,他們仍把娟娟帶來雪夜客棧,替她打理好一切,復仇計畫也算她一份,這是他們對她
的責任。他們像教導她那般,牽著她的手,在那個她不曉得是仇人的人身上刺一刀,告訴她
也告訴自己,我帶著她做了她該做的事,做了我們大家都該做的事。娟娟不想復仇,她就是
復仇信念的中心。在人生往幽谷墜落的同時,保護渾然不覺的她不至粉身碎骨,是其他兇手
最最底線的慰藉。

  最後抱緊娃娃哭著唱兒歌的娟娟,到底知不知道青秋和明秋已經死了?說不知道其實也
隱約知道,就算知道也極力想忘掉吧?

  孩子被綁架的時候,她一定日夜祈求上蒼,讓她還能有機會像這樣抱著他們,撫平他們
的驚嚇,訴說她的抱歉和心疼。

  輕輕叫著我的囝,你現在會餓還會寒?什麼都不用驚,因為我都會在這,我會將你惜命
命,我會將你惜命命……

  當年她的丈夫陸孟生挺身面對悲痛,最後抑鬱病逝。而她活了下來,她的心靈迴避事實
,空癲遺忘,強韌地活了下來;孩子再也不會長大,所以時光再也不會流逝,娟娟以她的方
式承諾,永遠保護她的孩子。正是這樣的娟娟守住了團隊的信念。

  我永遠不會知道娟娟內心的真相。

  無論真相是什麼,我都只有深深不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ephyropera 的頭像
zephyropera

臺灣春風歌劇團

zephyrop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