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編輯(以下簡稱編):請你先談談你為什麼會跑到對岸去學戲吧?

李佩穎(以下簡稱穎):這...簡單來說就是因為之前看了一小段秦腔打神告廟的演出,覺得秦腔很吸引我 主要是因為我個人認為他跟歌仔戲的調性有種相似之處(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這樣覺得),直接、奔放,就留下印象,剛好有雲門舞集流浪者計畫這個機會,補助年輕人到亞洲的其他國家看看、流浪。我本來的計畫是寫到中國各地看戲,因為……去年吧,我剛從歐洲回來,回到台灣開始重演八郎,那時候覺得無法突破 有種窒息感,所以看到這個計畫,就去申請。我想去看看不同戲曲的生角的表演藝術(大器),以及去日本看看寶塚(帥氣),我覺得這個是歌仔戲小生表演的兩個血緣之類的。寫到到陜西看秦腔的時候,我突然一時興起,寫說計畫學一小段,這也是因為之前對秦腔留下好的印象,去雲門面試的時候,評審老師對這個點特別有興趣(駁斥了去寶塚的幻想),他們建議我重視這個部份。話說其實我個人的主要目的是到中國各地玩耍的!聽到老師這樣說感覺到很震驚!

編:哈哈哈,你如意算盤打錯了!

穎:對...但那時候我還繼續打,就想說那我學秦腔一個月,另一個月我還是要去玩!!!

編:結果呢?

答:結果就是來到西安、安排到陜西省藝術學校學習。ㄜ總之我好像是個莫名奇妙認真的人(我最近發現的)....就是....反正就又延長了一個月,完全沒在流浪,像在坐監。

編:那你實際開始學秦腔後,對秦腔的看法和之前有什麼不同嗎?

穎:我自己覺得,有證明我之前的眼光還是不錯的,我確實喜歡秦腔的味道。

編:那學秦腔有助於你突破困境嗎?

穎:這,可能沒有。應該只是讓我更體認到,沒有一步登天這回事。

編:在那邊學戲的情形是怎麼樣呢?跟我們說說一天的生活?

穎:因為我們是學生社團出身的,不是正規戲曲訓練出身的,所以我經常對自己不滿意,但是我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這次有機會接觸到秦腔的專業學校的訓練,我才真正體認到,為什麼有些事情,我就是作不到。

編:譬如說?

穎:就是基本功、台步、身上這些東西。我們每天八點起床練功,剛開始我有跟著練毯子功,但是後來就沒再練(因為他們都在翻跟斗XD),所以主要是練腿功。下午如果老師有空就學戲,沒空我就自己練習晚上沒事的話就自己練功。

編:這樣等於一整天都在練嘛!

穎:ㄜ對,大概一個月後我就病倒了,休息了兩個禮拜。

編:………(冒冷汗)病倒是累出來的嗎?

穎:其實是頗累的。但是我每天都想著,不能讓大家瞧不起我,所以就硬是爬起來。因為我來學校基本上就是個無可救藥的劣等生狀態,對他們來說,我只有「些微」的基本功,我又完全不會唱秦腔,也不會講陝西話,所以每天都帶著耳機走來走去(聽秦腔)。

編:感覺好可怕>"<

穎:還好,學校的老師都對我很好,很疼我。

編:這樣壓力很大吧?

穎:ㄜ,應該是蠻大的,但是因為我算是個遲鈍的人(天助我也),所以反正我就每天這樣幹。

編:哈哈哈-你好好笑!!(編按:已經笑倒了~)

穎: 後來是 老師看我這樣不行,就逼我出去玩。

編:哇 竟然是老師逼你出去玩~

穎:對!!怎麼會這樣!!我本來是來混跟玩的,媽啊!!大概是因為來到西安其實我一直感冒,因為天氣很詭異,我又吃得不習慣,(編:水土不服真的是很慘!)反正常常發燒,也沒去理它,後來就變成支氣管炎了。(編:昏倒~)打了六天點滴之後....我就開始混了就是學會放鬆一點。

編:竟然學戲學到打點滴,好悲情的故事。

穎:這個算蠢事,因為西安人都超健壯的!搞得我看到他們都覺得我是在裝病!!!

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編再度笑倒中!     你太有趣了!)

穎:後來還是老師逼我要徹底休息啦。反正第二個月就比較放鬆了。


何處覓穎蹤--西安吼秦腔心路大揭密特輯(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ephyropera 的頭像
zephyropera

臺灣春風歌劇團

zephyrop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