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那如果要說一件印象很深的事情,是什麼呢?

穎:印象很深喔-就是這個學校的感覺吧,我不知道怎麼形容。太複雜了。我記得剛來第一天,跟大家一起練功,他們學生的程度都非常好(對我來說),老師問我練不練倒立,我練了一下,但是因為我手腕有傷,所以很痛就下來了。老師幫我擦藥的時候,我就哭了--對,我是個愛哭鬼--是氣自己,那時候我在想,天哪,我浪費了多少時間?但是到了離開西安的前夕,我瞭解到之前的努力不是並不是浪費的,我有累積自己的東西,只是基本功這塊,時間過了要補上很困難。

穎:ㄜ,離題了...

編:哈,沒關係啊。

穎:你可以問一個比較好回答的問題嗎?就是我離題的時候給我一些引導。

編:可是製作人給我的指令是問我想知道的東西耶!意思是我可以隨便亂問XD

【製作人按:不是這個意思喔(瞪)】

穎:你不可以亂寫!

編:放心啦!那你在那邊有發生什麼趣事嗎?

穎:我覺得很好玩的是西安人,我很喜歡他們。

編:西安人很好玩?

穎:他們非常豪爽。西 安有個 老師 是我這邊的老哥,他罩我。我那位哥哥很像水滸傳裡面走出來的人,就是一句話-好漢!他很愛我帶去的台灣小米酒,這是我自己覺得好玩的事。反正就是在西安這個學校裡、這裡的人的各種喜怒哀樂,我都看到了,感受到了。

 

編:那學秦腔的過程中最開心的事情是什麼?

穎:最開心的喔...就是最後有個小小的成果展演吧,大家覺得我有努力,(表現)還可以,算是給這些老師一個交代,他們開心的時候,我真正覺得開心。我覺得開心的就是遇到真心相待的人,至少回報他們費的心。

編:嗯嗯嗯,老師們應該也很開心看到你這種認真的人。

穎:其實中途我身體不舒服的時候,我計畫逃離西安,但是看到老師的臉...什麼都講不出來...就繼續乖乖坐監。

編:那學秦腔有讓你對歌仔戲有什麼想法嗎?譬如覺得歌仔戲可以學習秦腔的什麼東西之類的?

穎:ㄜ,我覺得這個問題還蠻複雜的,我還在想,不過最簡單的部分,應該是他有一些劇目我還蠻喜歡的,劇情是可以改成歌仔戲的,譬如有一齣折子戲「放飯」很不錯;還有他的鍘美案,韓琪殺廟,我覺得很棒,特別樸實,又特別動人。

編:可以簡單說一下放飯的劇情嗎?

穎:他是說有一個叫朱春登的人,他代替叔父去充軍,十二年沒有回家,他的妻子被叔母逼著嫁人,她不肯,於是叔母把朱春登的妻子跟母親趕出家門,去牧羊。後來婆媳討飯為生,剛好妻子跟母親來討飯...就演這段夫妻、母子相認的過程,劇情很簡單,可是演起來很感人,我喜歡秦腔的這種特質。

編:問的應該差不多了吧......想到笑倒),我要再問最後一個問題──請你和觀眾朋友們說幾句話。

穎:(!)......很想念台灣......想念歌仔戲。回去好像要緊鑼密鼓的排戲,希望可以給大家好的演出。

編:好的,謝謝配合訪談:)


 


 


 

~END~

--
編按:緊鑼密鼓排戲期已經開始啦!!不論是支持佩穎、支持雪夜、支持春風,都要趕快用行動表示-購票去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ephyropera 的頭像
zephyropera

臺灣春風歌劇團

zephyrop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