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者/陳幼馨


  歌仔戲一向被視為傳統的民間戲曲,唱腔與身段在在標示著獨樹一格的風華。透過戲曲聲腔程式,不論故事情節或者演員的肢體身段,經常帶著古代與現代的距離感。然而,對一個劇種而言,以創新的元素和語言來豐富生命力,是歌仔戲不斷蓬勃延續的契機,因此如何融入新世紀的文化便成為自然而迫切的課題。

 

「臺灣春風歌劇團」自創團以來就有改編《東方快車謀殺案》的想法,可以說《雪夜客棧殺人事件》經過了相當長時間的醞釀。2007年「春風」先挑戰改編《威尼斯雙胞案》,這是一個有趣的嘗試:音樂加入了現場live band與編創搖滾都馬調,演員除了傳統的文武戲還需要接受西洋劍和爵士舞的特訓,語言上參雜應用現代口語、詞彙。全劇使用在地文化呈現一個異國風情的故事,不論唱唸編腔或服裝搭配都是全新的挑戰,呈現這現代與古典交融、次文化與傳統混合的風格。

 

有了這次經驗後,春風決定實踐另一個別具創意的計畫,試圖藉由英國偵探小說《東方快車謀殺案》的架構,新編全新劇碼《雪夜客棧殺人事件》。導演蘇芷雲認為,相較於《威尼斯雙胞案》,《雪夜客棧殺人事件》是難度更高的挑戰。《雪夜》中不只更動了演出方式,並且從劇情,角色,邏輯設計全面的重新編制,著手打造前所未見的「歌仔戲懸疑劇場」,打破傳統戲曲向來有「瞞演員不瞞觀眾」的觀演特質,為歌仔戲開創耳目一新的敘事方式。

 

自《雪夜》於國家戲劇院中的實驗劇場首演以來,一直深受好評,獲得「臺新藝術獎年度十大表演藝術」的肯定,演出後觀眾的回饋與廣泛的支持意見也相當熱烈。匯聚這些鼓勵的力量,促成劇團把《雪夜》由黑盒子小劇場搬入中型劇場展演的動機,也產生了今年重新製作的想法。

 

蘇芷雲導演表示,《雪夜》是一個跨文化的改編,其中包含了懸疑概念的植入,以及新元素的開發。為了改編原著,蘇芷雲導演廣泛地閱讀偵探小說,吸收各種犯罪故事中謎題的經典概念,並將《東方快車謀殺案》的複雜結構精減成可在戲曲舞台演出的規模。例如,原著中十二個共犯的設定本是源自西方十二人陪審團的典故,然而在歌仔戲的演出中未必可行,因而實際演出時改成七人。又如,「東方快車」裡列車車廂間的邊門設計要如何轉化到客棧現場,也讓劇組傷透了腦筋,原著中因火車單號房鎖與雙號房鎖相反設置的破案關鍵,無法原封不動移植進古代客棧,於是如何使情節能順利推進,且讓故事符合歌仔戲舞臺情境,便成為《雪夜》製作上的一大難題。

 

創作過程中為了不讓劇情不落俗套,變成只有「殺人──緝凶」的單線式平鋪直敘,導演在劇中探討了人性中的真真假假,凸顯彼此間無可奈何的衝突,將西方劇場概念投入傳統的歌仔戲中。有了這些嘗試,整齣戲變得更令人玩味,也期待這樣的演出能吸引觀眾投入劇情,在和演員一起追索蛛絲馬跡的同時,能夠從中找尋到一些人性的感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ephyropera 的頭像
zephyropera

臺灣春風歌劇團

zephyrop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