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調新色彩‧讓歌仔也吼起來!】

專訪《周仁獻嫂》音樂設計 陳歆翰

 

口述/陳歆翰

撰文/小洛

  這次《周仁獻嫂》的音樂設計—陳歆翰是個充滿才華的陽光大男孩,雖然年紀輕輕,但已經有過多部音樂設計作品。訪談開始前,他看起來就像只是個隨和的鄰家男孩,一邊啃著麵包,還一邊笑嘻嘻地問我:「欸,你會不會覺得我的髮型像土司?」(不禁讓我出現了三條黑線……)。但當訪談正式開始,他雙眼發亮、表情豐富地侃侃而談,卻讓人不自禁聯想到「英雄出少年」這句話,並開始期待起他這次為《周仁獻嫂》量身打造的音樂。以下是訪談的整理。

 

從樸實中步步為營,揮灑出的古典美感

問:先聊聊從拿到劇本到開始思考創作方向的歷程?

答:其實《周仁獻嫂》是我第一次處理一個這麼傳統的劇本。以前我絕大部分都是處理新編戲,傳統戲的部分幾乎就是折子戲而已,而且大概因為那時是大學生的緣故,創作力比較夠,喜歡創新,所以即使是傳統折子戲中一段很簡單的唱腔,都會想要把它變得很複雜。

  但是到了這齣戲的時候,我盡量的想讓自己走向平實,因為不管從劇本來看,或是導演的整個手法來看,我覺得都很傳統,所以想用最基本的安歌方式去進行處理與詮釋;另外也是因為我考量到劇團的風格──我覺得春風幾齣傳統戲的音樂處理方式,都是走非常樸實傳統的路線,不太刻意進行新編。

問:對於《周仁獻嫂》的創作理念?

答:雖然說想回歸平實,但由於本子已經很傳統了,所以仍然希望在音樂方面能夠有一些創新。在這樣的想法下,這次嘗試盡量不寫新編曲,而是想從舊有的元素中去發掘新意;也就是說,雖然讓整體音樂都走傳統路線,可是在音樂過門或七字都馬等傳統調的編腔上,不要傳統走──例如轉音與傳統慣用的音型不同──在這方面去做一些翻新,看能不能營造出新的感覺。

  然後在劇中有些段落是類似的情緒唱了好幾首歌,如何用音樂再設計堆疊出更細膩的情緒層次,以及在傳統曲調偏多的情況下,要如何不要讓觀眾覺得有拖沓的感覺,都是這次要做的功課。

  對我來說,設計的斧鑿雕琢痕跡要明顯一點,讓人能感覺到設計感,這樣才不負音樂設計的名稱,但是整齣戲的音樂走向、風格要統一,不要有太拼貼的痕跡。

問:拼貼的意思是?(汗)

答:就是歌仔戲曲調安歌的部分,不要這裡聽起來有一點什麼味道,那裡聽起來又有一點什麼味道,雖然歌仔戲音樂本身就是比較偏拼貼手法……因為曲調來源很多,有些流行歌味道很重,像【紅樓夢】,而有些是來自於外來劇種,像【將水】,可是我希望這次不要讓人感覺到這麼明顯的風格轉變,所以這次電視調用的很少,大部分使用比較早期歌仔戲、比較古路的曲調,只有在最後才寫了一首新歌,其他的部分我都希望能維持一個比較古典歌仔戲的感覺。

問:說到安歌,劇中好像安了許多比較傳統的哭調?

答:對對對,傳統的哭調用得很多,想營造一種……傳統歌仔戲的感覺(笑)但利用配器上的不一樣,去嘗試創造出新的感覺。我希望這齣戲呈現一種比較深色……深藍或深灰色的色彩。然後另外我在某些配樂中有加入一些秦腔的東西。

 

加入秦腔元素調味,激盪歌仔古調新生

問:配樂中加入秦腔的元素,是利用什麼方法?

答:音型,某些音型是很秦腔的旋律。

問:除了配樂外,唱腔部分有因為這齣戲是從秦腔改編而來,做出一些特別的設計嗎?

答:腔都很高(笑)因為報導不是說「吼出秦腔特色」,想要有吼叫的感覺,希望整齣戲還是有種高亢激昂的fu(笑)。

  其實最初有兩派意見,一派認為歌仔戲就回歸歌仔戲,不需要帶有太多秦腔的味道,因為歌仔戲也有許多戲是移植自其他劇種,如果都要帶有原本劇種的味道的話,不太可能也沒有必要。但當初我和劇團的想法比較接近,希望在這方面能有所創新。

  一開始希望不要有太多秦腔的感覺,但後來排戲到最後,發現不插入的話,氣氛上不去,像<悔路>那場的唱,就設計了比較明顯的秦腔色彩。

問:那你有特別使用秦腔的什麼曲牌嗎?

答:沒有,但是有稍微聽一點秦腔,去研究一些音型,其實國樂曲中滿多秦腔音樂,像〈秦川抒懷〉、〈秦川情〉之類的都是。

問:你剛才有提到利用一些配器的不一樣……是有什麼設計嗎?

答:因為這次找的樂手都是一些年輕樂師,他們對於和弦的概念都非常強,伴奏方式也跟傳統習慣不太一樣,期待這樣在合作時能碰撞出火花,不過在重要的曲目我仍會特別寫出分譜和和弦。

 

碰撞‧打碎‧揉合—重塑新古典的濃厚色彩

問:當音樂進入排練後,其中有沒有遇到什麼樣的困難?

答:恩,因為大家對於劇本的想像有點不太一樣,劇團的希望、導演的詮釋和我設計的音樂,一直在進行著拉鋸,大家都在找尋著傳統與創新間的平衡點。像<悔路>那場的音樂,因為想像的氣氛不太符合導演所排的東西,我已經改了三大版,可能到演出前還會再改(笑)。

  而且在初期我也有點拿捏不到團所想要的音樂是什麼──譬如說,劇團常會覺得我喜歡安high歌,很激昂,覺得我(在別齣戲中)常寫出一些比較「暴衝」的歌,可是我覺得那是因為傳統的音樂已經不足以去支撐整個劇情的重量、氛圍與色彩──歌仔戲比較激動的曲調本來就屈指可數,當能用該用的都用完後,勢必得再尋找更強烈的音樂去營造氣氛。

  不過這次我刻意不寫新歌,想從傳統中去發揮──把歌仔戲板腔化:靠七字都馬雜唸的板式變化,製造出濃厚的色彩變化……有點像是京劇那種大段唱段,在薌劇中也常有這種情形,所以在劇中兩處大段唱段處,希望能設計出這種變化,但團卻希望回歸皆用都馬表達,不要曲調轉來轉去。類似這樣,雙方一直在拉鋸……不過到最後還是順著我的意思的情況比較多(笑)

問:關於《周仁獻嫂》,還有什麼想對大家說的嗎?

答:這齣戲算是一個對自我的挑戰,因為自己的東西比較……花俏(笑),這次就是用一種逆向思考,想試試看回歸平實,去找尋樸實傳統中的動人力量與其他可能性,歡迎大家走進劇場,一同來品評品評J


 《周仁獻嫂》點我購票去!


 《周仁獻嫂》音樂設計/陳歆翰

      畢業於國立員林家商商業經營科、國立臺灣戲曲學院戲曲音樂學系。專攻笛簫演奏,主修戲曲音樂編創,在校師承劉文亮老師與游素凰老師。現就讀臺灣藝術大學表演藝術研究所。

      曾參與明華園戲劇總團、明華園天字戲劇團、唐美雲歌仔戲團、一心戲劇團、尚和歌仔戲劇團、海山戲館等劇團演出伴奏。大型音樂設計作品有:新編歌仔戲《洛神》、《煙雨金陵》、《慾望當鋪》、《玉琳國師》(與劉文亮老師合編)、《我愛河東獅》(與周以謙老師合編)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ephyropera 的頭像
zephyropera

臺灣春風歌劇團

zephyrop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