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會比劃,只得說出一口好戲。

由於原傳統劇碼內容看似濫情煽動,實質上對女性情慾與人格陰陽的解讀仍是過於壓抑與兩極,因此 希望從傳統的素材中,找出創新與現代的可能性。根據劇本構想,結合英國作家王爾德的小說《格雷 的肖像》Portrait of Dorian Gray其中對「自我形象」的自溺與自戀,以及童話《白雪公主》中 對魔鏡的塑造,將劇中「陰陽寶鏡」的道具功能,延伸為舞台與身段設計的基本原型,並成為本劇主 要意念的具體延伸。然而,若沒有保守傳統的對照,也難以展現這個題材創新與現代的可能性。

雖然「寶鏡」並非具有發言權的人格主體,在戲裡也因為機緣巧合之故,成為聯繫主角們感情與命運 的重要物件。這種看似被動的特質,將隨著劇情變化,逐漸展現一種「實為命運主宰」的神祕意義。 「攬鏡自照」或可延伸為自省、自戀的意念,甚至是對某種形象的依戀;因而劇中主角飛蛾精會從鏡 中看見另一個自己,而另一主角楊懷玉則會迷戀女飛蛾精的慾望形象。又如這部《格雷的肖像》這本 書中的主角,因為厭憎畫中日漸醜陋的自我,而寧願舉刀自戕、直刺心臟,讓那幅美麗的自我畫像, 能存留永恆。在這個歌仔戲劇本中,「寶鏡」的象徵都能延伸這樣的意念。
在沒有身段訓練與音樂認知的背景下,作為一位西方現代戲劇信徒要想執導這種體質特殊的戲劇製作 ,著實非常困難;不論是效習傳統,或是發揮現代創意,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不是設計現代線條 的舞台,或是穿幾件反傳統的服裝就能交代。在排練的過程中,不論如何傳統或是設想現代,都不如 作好本分與忠於自我,畢竟要傳統現代,都是長遠踏實的理想,並非一蹴可幾,很慶幸自己能與一群 同好同享共識而努力投入。

做了,總比遺憾的好。

由於編劇希望以二人分飾男、女飛蛾來詮釋飛蛾精這個主體,以避免一人分飾二角或兼顧兩種行當的 困難;劇中飛蛾的現身,是以寶鏡作為區隔。比如說,變身後而存在於戲劇空間的飛蛾精在鏡外,而 被迫鎖在鏡內的另外一個性別的飛蛾則在寶鏡空間內表演。另一身段設計的主要場景即是陰鼠做愛的 場面。為與過往野台演出區隔,這次詮釋將利用燈光投影,以「手指」畫面呈現,主要希望訴求女性 觀眾;畢竟這齣戲到目前為止,似乎都讓男性「訝異不已」──但這對現代戲劇而言,真的不算稀奇 。至於部份舞蹈設計,則是希望緩衝角色陰陽同體、生旦行當的矛盾,並展現女飛蛾對自身情慾、身 體的驕傲與自信。
對於這齣戲,我是真誠希望現代的理念,是踏著在傳統的基石上,展翅高飛。


<傅裕惠個人經歷>

美國紐約州雪城大學戲劇藝術碩士
國立政治大學新聞系,B.A.(1991)
國立台灣大學戲劇系兼任講師
國立中正文化中心表演藝術雜誌企劃編輯(1997.4-1998.8; 2000.8~2004.2.)
國立藝術學院戲劇系所執行製作行政講師( 1999.8-2000.7 )

製作與企劃

策劃二○○五年十月國家劇院實驗劇場瘋狂菁英藝術節
策劃製作二○○五年五月國家劇院實驗劇場新點子劇展:小劇場崑曲《情書》
二○○四年十一月國家劇院製作《好久不見》策劃製作,導演馬汀尼、編劇紀蔚然
於二○○○與二○○四年策劃製作第二、三屆女節:「萬花嬉春」與「十全十美女節」女性戲劇創作聯展
皇冠小劇場擔任電影導演陳國富舞台劇演出《寶蓮精神.nia.tw》以及賴聲川編劇導演之《如夢之夢》
執行製作
曾任芝加哥國際戲劇節執行製作.1992.6.

導演作品

民權歌仔戲劇團年度製作《情花蝴蝶夢》於台北保安宮、板橋縣立文化中心廣場演出。2005.12.
國立台灣大學戲劇系學期製作《高砂館》(編劇林摶秋),演出七場,2003.12.
編劇紀蔚然作品《無可奉告》,創作社製作,於台北敦南誠品書店地下二樓藝文空間演出八場
參與二○○○年台灣文學劇場系列,編導瓊瑤小說《她的小說.我的故事》,於國家劇院實驗劇場演出四場。2000.10
導演原著劇本《旅行生活》,編劇:許正平,2000.4.第七屆皇冠藝術節
參與國家劇院實驗劇展,執導《Widow 98浮城奇書》,編劇:蔡依雲,於國家劇院實驗劇場演出。
編導美國劇作家David Ives作品《一切看準時機》.1997.4.第四屆皇冠藝術節
編導《自虐沒關係煮糖醋黃魚》參與第一屆女節,於堯樂茶酒館演出1996.3.
編導美國劇作家Nicky Silver《翼手龍家族》Pterodactyls於國家劇院實驗劇場演出1995.7.
於美求學期間編導Ionesco’s The Bald Soprano, 個人創作The Fall of men, 美國劇作家
Harry Kandolen, Self-Torture and Strenuous Exercise.(1991∼199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ephyropera 的頭像
zephyropera

臺灣春風歌劇團

zephyrop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