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雪夜客棧殺人事件》 2009/1/3
原作者部落格:在混沌中牛步--尋找夢想中的色彩


圖片來源:臺灣春風歌劇團

手指頭可數的實驗劇場經驗,我又再次來了。

「懸疑」、「推理」實在不是我的喜好,看戲已經夠傷神了,還要去思考線索,萬一再來個殺人、鬼魂之類的東西,那我真要向眾神拜請了﹙個人對於懸疑推理排斥的原因之一純粹是因為通常這種劇種都會見屍體與血…,我是那種只要文字就可以把自己嚇到睡不著覺的人﹚。若非kuri熱情邀約、若非衝著想聽歌仔戲,我就少了如此一次愉悅又有趣的觀戲經驗了,同時也是目睹他人實踐夢想的剎那啊,現在想想都還是覺得好開心,怎麼會這樣,明明就見血又有屍體了!還有飄忽的鬼魂!吼~我所懼怕的元素一次到位。

【音樂】
文場的鍵盤琴音一進、頭手弦一拉、簫聲一起,天啊!在實驗劇場的小戲,怎麼會有這麼吸引人又配合整齣戲主軸的音樂來者﹖開場的音樂序曲,我一定要大大讚揚,音樂非常能表現出懸疑的氣氛,但是在懸疑中不是驚悚也絕非裝神弄鬼,而是帶有淡淡哀悽的感情,會讓人很想聽聽看裡面到底有什麼故事,是故事中的故事唷,在懸疑中,嗅到一絲絲故事的味道﹙我想,這敘事的感覺應該是來自弦聲與笛簫此起彼落相互呼應吧﹖﹚。好聽的音樂讓我迫不及待地在散場後,翻開節目單看看音樂設計是誰—周以謙—雖然不認識,但我想稱讚,為這戲做的音樂好切合也好好聽唷!是我喜歡聽傳統戲曲的音樂﹖還是音樂真的好聽,其實都不重要了,重點是這部歌仔戲有符合整齣戲節奏與氣氛的主軸音樂,就更加豐富了戲的整體性。

【俊俏的主角】
李佩穎,扮相真的是帥!從女校畢業後,已經很久沒這樣讚嘆一個女人了,雖然在戲裡,演員的真實性別不是重點,但李佩穎所詮釋的東方徹的確是英姿煥發,那股眉宇之間散發的自信還有扮相,真的是一種天賦。以一個業餘的歌仔戲演員來說,李佩穎唱得真的很不錯,以為會破音、以為會走音的地方,她都拿捏得剛剛好,有一種天生的嗓音,就歌仔戲沙啞沙啞的但不會破音的那種嗓音,﹙這部份有點慚愧,還無法用具體描述來形容﹚。只是戲一開始要表現出東方徹自我放棄的滄桑跟頹廢,顯得過分刻意詮釋,就沒醉也在搖晃身體、醉了好像也是假醉的搖晃身體、故做恍惚的說話,其實,醉似乎不是這樣子的。後面恢復原本的東方徹性格開始辦案之後,從出場的氣勢就壓住全場啦,特別是從燈架上撒下銀碎片,換裝梳洗後的東方徹從觀眾席踏著銀光而來,讓全場不禁拍手叫好。

小劇場就是這點吸引人吧﹖演員收到觀眾因近觀而放大的表情,觀眾也彷彿跟著演員的呼吸與心跳頻率起伏。

【拱】
像是說相聲要有人幫忙抖包袱、像是福爾摩斯辦案需要旁邊推敲的華生,《雪夜客棧殺人事件》也安排了這麼一個角色—嚴老闆,能唱,也把嚴老闆是道「好菜」能男女通吃的那種感覺帶了出來,蠻吸引人的,雖沒有東方徹的英氣,但有《東京愛情故事》完治的傻愣。看了一下節目單,嚴老闆本名是曾郁珺,節目單上說她是芝山雅韻戲劇團當家小生,果然,也是個很有料的人啊。﹙但嚴老闆的服裝怪怪的,以為是個官,結果是個商人﹚

大山﹙演員本名是馬小馬﹚,貌不起眼的店小二,張羅著裡裡外外的客棧需求,原以為是個丑角,頂多是「演出」而已,沒想到,大山要唱的時候,也是張口就能唱出熟悉的歌仔戲味道。

很棒,在實驗劇場能聽到至少三人開口唱起有板有眼的歌仔戲,我覺得已經值回票價了。

【改編劇本】
這一兩個月每週幾乎都看了戲,每齣都有唱歌,現在想想,剛剛突然發現的。

從臺灣豫劇團的《拜月亭》、國光劇團推出的《天地一秀才—閻羅夢》、李寶春的《弄臣》、之前寫的《福爾摩沙信簡---黑鬚馬偕》﹙不過這跟其他性質有點落差,就暫時先擱著﹚,到最近的當代傳奇劇場《樓蘭女》,加上這齣《雪夜客棧殺人事件》,可以看到最近的傳統戲曲急切地嘗試各種可能性,這是世代交替的一種現象嗎﹖﹙總讓我想起唐詩到了鼎盛時期,發展出宋詞,然後來到元曲﹚﹙其實果陀的《針鋒對決》也是改編西方劇本,但不是傳統戲曲就先不談了﹚

除了《拜月亭》、《天地一秀才—閻羅夢》之外,《弄臣》、《樓蘭女》、《雪夜客棧殺人事件》這幾齣戲都是從西方劇本改編的,寫原創劇本很難,可是這不能當做藉口,這部戲的編導蘇芷雲說得誠實:「覺得自己對結構的掌握還不夠遊刃有餘、不夠穩定,創作要一步一步來,不能夠太貪心……;至於改編戲曲經典文本,或者中國古典文本……一來限於資金,二來也是覺得目前的能力還不夠」,能夠看清自己的問題,我想蘇芷雲心中的自創劇本《紅葉盟》應是指日可待了,我期待著呢。《雪夜客棧殺人事件》改編自西方小說《東方快車謀殺案》,編劇許美惠改的好自然啊,無論是唱詞或者故事背景的設定,不會有太突兀的違和感,唱詞也典雅有餘,不流於白話,相較於《拜月亭》、《弄臣》、《樓蘭女》的唱詞過白,反而失去了文學語言的欣賞角度,變成是看戲聽故事、看演員演技了,或被故事本身所感動而已。我其實還蠻保守的,對於戲曲還是會希望口白敘事、唱詞能有文學語言,但或許正因為比較白話,唱詞我嫌白的這幾齣,其實蠻賣座的,我去看的週末場都是八九成滿座,而且男女老少都有。

較之舞台劇的劇本改編,傳統戲曲的挑戰多了一層唱詞編曲的功力,好壞都在那台上展露無遺。許美惠是棒的,當有更多創作時,她應該也是位相當值得期待的劇作家。

比較可惜的是,許美惠身兼編劇也兼演員,kuri說了一個好像蠻有道理的法則:「編、導如果參與演出,都會把自己放在演出份量不多但卻是關鍵人物的角色」﹙例如鈕承澤可說是箇中代表啊!﹚,在這部懸疑推理的戲裡,怎麼看都會把殺人兇手的動機,跟許美惠演的朱麗花聯想在一起,這很容易破梗,在懸疑推理的戲類裡,編導下次安排人物要小心啊。

看節目單介紹這部戲演出的每個人,都好年輕﹙以我為出發點上下加減就是了﹚,個個都是大學以上,主要演員甚至都念到碩士、博士,科系五花八門,背景從法律、電機、家政、社工都有,就是這些人的介紹,讓我覺得,有勇氣不斷地實踐夢想真好。

小劇場裡,觀眾男女老少都有,我喜歡這樣的劇場,豐富多元的觀眾,滿滿的活力啊!推薦大家一起來看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ephyropera 的頭像
zephyropera

臺灣春風歌劇團

zephyrop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