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訪者:徐元彥(小茶)
撰稿:蘇怡安

音樂是胡撇仔極具特色的一環,爵士鼓、電吉他、電子琴演奏的流行樂與椰胡、大公弦、板鼓演奏的歌仔調,在胡撇仔的音樂世界中,沒有中西古今干格的問題。所謂不同元素音樂的融合,對胡撇仔音樂而言卻是一直以來的傳統。而為了彰顯這項特質,此次玫瑰賊的音樂,除了音樂設計陳慧玲透過學習爵士鼓,以熟悉這項不同於傳統戲曲的樂器所展現的節奏與音樂質感:更特別邀請在傳統藝術研究所就讀的【鈑機樂隊】主唱兼吉他手小茶跨刀。以下是小茶的專訪



問:我想大家最好奇的是一個搖滾樂的吉他手,為什麼會去念【傳統藝術研究所】,這感覺似乎是兩個完全不相關的領域,可不可以談談你當初去報考的動機。

答:(笑)這應該是每個知道我念研究所的人都會問的問題,我哲學系畢業的時候,原本是想考社會所。有一次看到朋友拿了北藝大的簡章,就拿起來翻,看到了傳統藝術研究所的介紹,一時興起就去買了一套傳統國立藝術中心出版的【台灣的音樂】CD,並找了相關的書籍來看,發現這些發自民間的音樂背後所彰顯的活力與生命力,與搖滾樂的精神是一致的,而這點正好是搖滾樂最吸引我的東西。當下就決定去報考,我是行動派的(笑)。

問:那後來念了之後是否有符合你的預期?

答:遠遠超過(笑)。我念的是音樂戲曲組,在音樂之外,另一項非常重要的就是戲曲(戲劇),應該說這兩項在現代似乎是分道揚鑣的兩個領域,在民間生活中是完全緊密連結的。而當音樂與戲劇相互搭配時,所產生的感染力是非常強大的。而這個部份的接觸以及了解,是當初進研究所時所沒有預期到的。另外,傳統藝術研究所所強調的跨領域學習、以及以文化人類學為主要研究方法的走向,讓我可以更精準的抓住傳統音樂的【精神】來進行創作。

問:這是你第一次與傳統戲曲合作嗎?

答:正式演出這算是第一次。之前有和所上老師以及同學在傳統藝術研討會閉幕會上做表演。那次也是歌仔戲,是傳統戲【益春留傘】,我是用木吉他,彈奏的方式是類似三弦在歌仔調內的伴奏方法。後來還有一次是和北管音樂的合作,我們請一位熟悉北管鑼鼓以及嗩吶的朋友,先幫我們大概介紹北管音樂的構成,然後針對我們要用來創作的曲調【風入松】的結構進行分析。在瞭解【風入松】的音樂規律之後就在團練的過程中大家邊玩邊摸索。後來問熟悉北館音樂的朋友,他們聽到這個音樂,覺得似乎重新認識了【風入松】,又熟悉又有些陌生感,有些原本覺得「就是如此」的音樂走向,因為用了不同思維方式下去編曲,就有了「耳目一新」的新感受。因此我也非常期待這次與春風的合作,希望能有更好的作品出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ephyropera 的頭像
zephyropera

臺灣春風歌劇團

zephyrop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